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金】我要追金

没有少女心,但是还有郭德纲。。。。雷狮降智。。。ALL金汤底。。

会被打死的



一天晚上雷狮突然喝多。

雷狮:自古英雄爱美人,金那么好,我也想追金啊。

卡米尔:大哥,你也可以去追。

雷狮:追金对大家都有益处,也算是给凹凸世界的参赛者做贡献了。那天在街上看见安迷修,他追金的过程对于参赛者就有益处。打野外来就骑着一匹野马,驾驾驾,喔喔喔,他累啊但是他很快乐。

卡米尔:有马才是真正的骑士。

雷狮:你没有他这乐趣就少了不少。我看着佩服啊,就夸了他几句:谁追不到金。

卡米尔:他说?

雷狮:喔喔喔。哎呀,给大家带来了快乐。

卡米尔:这么个快乐法啊。

雷狮:起码我快乐了很多,那格瑞和嘉德罗斯也快乐了很多。谁被金发了好人卡?喔喔喔。哎呀~

卡米尔:安迷修还没转过弯来。

雷狮:金最讨厌谁?

卡米尔:喔喔喔?

雷狮:没有,拎着两把剑过来了。还骑士呢,太不厚道了。

卡米尔:......

雷狮:但是我们已经很快乐了,格瑞美得牙都咬碎了。

卡米尔:什么人啊。

雷狮:我这一快乐就想开了很多。咱们这些参赛者啊,做点好事总想让金知道,做点坏事总想让金不知道,太让金为难了。我就痛痛快快的,想做啥就做啥。反正就目前来看,我和金生个一男一女过小康日子是不可能的了。

卡米尔:压根没戏,金是男的。

雷狮:是啊,我也知道,那就先把金追到手吧。

卡米尔:怎么追?

雷狮:这是个秘密,但是你是我弟弟,瞒着谁也没有瞒着你的道理。你知道之后不能跟别人说是我告诉你的。

卡米尔:什么秘密啊。

雷狮:我参加了金所有者协定会。

卡米尔:金知道这个协会吗?

雷狮:他哪知道啊,背着他偷偷办的。格瑞,嘉德罗斯知道吗?大赛第一第二,他们举办的。你是我弟弟,以后有事还得用得着你。

卡米尔:用得着我什么啊。

雷狮:像什么人气投票,观众最爱。都得靠你给我拉票啊。

卡米尔:我就不能被投票吗?

雷狮:弟弟,听我一句劝,你年纪还小,过早接触金对身体不好。俗话说得好,少年不知精珍贵,老来空对菊流泪。让大哥来承担这份痛苦吧。

卡米尔:......

雷狮:我们这组织啊,竞争激烈。两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那大赛前几打的热火朝天的。我一后去的第三,他们都瞧不起我。

卡米尔:情场如战场。

雷狮:都欺负我,走一对脸过来。啪!

卡米尔:大哥,拿啥打你了?

雷狮:一大罗神仙棍啊,那嘉德罗斯,脸上纹了个黑星星,带个围巾,那个吊啊。

卡米尔:他就是傲。

雷狮:我也不敢反抗啊,他一生气把我踢出组织了怎么办,那我就是单枪匹马对抗一堆情敌,还没见到金呢,就被打死了。我就问:你干嘛打我啊。他说:谁叫你外套不穿好。

卡米尔:这也打你啊。

雷狮:不打紧,追金就守着追金的规矩,改天我穿好了出门。

卡米尔:那就行了。

雷狮:改天又遇到了嘉德罗斯,走一对脸。啪!

卡米尔:还打?

雷狮:他说:谁叫你穿好外套的。我这个气啊,打也打不过他,就去找了银爵。银爵和他的脸一样黑,坑了我不少金的偷拍,才去找嘉德罗斯。我隔老远听嘉德罗斯和银爵说话。银爵说,你这不对,你打人要有理由,雷狮怎么也制约着他的手下,逼急了不管了明面上的争斗又多了三个。比如说你可以这样,走一对脸你跟他说,去,给我找金的照片去,他给你找来了,要是大头的你就骂他,为什么不找全身的的?啪~ 找全身的,你为什么不找大头的?

卡米尔:没事找事。

雷狮:我一听没进去,银爵收了照也不向着我。转天走对脸又碰上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叫我,我说,你干吗?嘉德罗斯说给我找一张金的照片。我转念一想,问:找一大头的还是全身的。

卡米尔:不愧是大哥。

雷狮:嘉德罗斯都愣了。又说:给我找一件金的衣服。我说:上衣还是短裤?嗬!啪!

卡米尔:怎么还打啊。

雷狮:你怎么不穿好外套?

卡米尔:好嘛。

雷狮:没办法,为了金,这点苦还得忍。组织里格瑞会把金的一部分行程通知大家,我就跟啊,早上十点,出门和金偶遇去,刚一出门格瑞就过来了,喊我。嘿,我心里不亏啊,问:干嘛?格瑞说:回去把裤子穿上。

卡米尔:偶遇也没有光着的啊。

雷狮:这不是让金看看我的本钱嘛,有个对比。

卡米尔:没有你这样的。

雷狮:这天我就倒了霉了,被帕洛斯和佩利看见了,没办法把他俩带进了组织。

卡米尔:合着就我不知道啊。

雷狮:哎呀,你是我弟弟,防谁也不能防着你啊,就是怕你分心。带着这俩人我在组织里也算是个大头了。嘉德罗斯那小孩也才带着个雷德,我带俩!下次对脸我就给他一锤子。走在野外,我高兴,庆祝一下吧,撸串喝酒,痛痛快快。

卡米尔:呵呵。

雷狮:有人之后我还怕啥,在组织里横着走,分地排时候中心以北里的金都是我的。

卡米尔:这地方分的有用吗。

雷狮:第二天金从中心往外走,刚走一步就是我的了。我就带着帕洛斯和佩利走过去,说:金,你是我的了。格瑞那小子听了,拉着金一个转身。得,成格瑞的了。

卡米尔:你们分的也是够细的。

雷狮:我一想这不行啊,格瑞这么做金还不得天天是他的。帕洛斯就给我出了个主意,哎,我真不是防着你啊,防着谁也不能防着我亲弟弟啊。帕洛斯就让我去把金绑过来。

卡米尔:你们开心就好。

雷狮:帕洛斯也是倒霉,选好了日子他肚子疼去不了看金,我和佩利开开心心的就奔着金去了。金自己一人在寒冰湖呆着呢,我往他面前一站,外套一撩,把金给吓得,那眼睛圆溜溜的看着我,把我给萌的啊。我也不是个坏人,就热情愉快的伸手拉金去我的地盘。

卡米尔:这么顺利?

雷狮:哪能啊,我刚伸出手,蹭蹭蹭,从四周冒出七八个人——那雷德手里还拿着麻袋呢,非说我对金不利,合伙把我给打了。

卡米尔:......

雷狮:我那个惨啊,一边挨打一边邀请金去中心以北。真管用啊,帕洛斯这个主意真管用啊,金冲上来就挡在我面前,跟发着光似的,让其他人别打我了。

卡米尔:金还是太善良了。


濒临饿死
吃不饱

但是我已经完全丧失了少女心。

只是有点想玩口袋妖怪,发现去年暑假坏掉的3ds还没有拿去换电池,变成超级想玩口袋妖怪。


之前我觉得帕洛斯和雷德的恐怖程度最高

后来发现帕洛斯虽然是骗子,但是也有弱点,他追求力量也怕死

雷德好像没有,感觉是那种虽然笑着说爱你但是实际上眼里根本没有喜欢和笑意

人性只是机体自己给自己设定的行为,本质上还是舍弃了感情的战斗机器

他可能根本不喜欢祖玛,只是觉得这种喜欢很人性化

雷德金一定会很好吃



皇太子金也会很好吃

自负却没有能力,明知自己样样不如弟弟却还是要拼

偶尔会清醒意识到自己的不如,更加凶狠

这样的人遇到天使一定会想办法抓紧吧,可能一开始是为了争高下,但是对自己估计太高,沦陷而不自知

会被真正的天使拯救哒



紫堂家主金也好吃

利益至上,对觉得废物的人就算是儿子也会轻易舍弃,衣冠禽兽

如果喜欢上金也许会觉得把金带到他面前是紫堂幻唯一的用处

应该会用尽方法让金喜欢上他,老奸巨猾,可能会成功骗金一辈子

我真的接受不了乙女游戏里攻略对象配对。。就像兄弟战争我可以接受大家都爱腐向新人物,不能接受大家彼此在一起。。
cp洁癖严重,这会让我感觉攻菊不洁。。

神经病啊。。。
去年十月份,而且是只能自己可见的脑洞它招谁惹谁了

dlc中的敖广和孟婆好萌啊
在敖广心中孟婆是不是做什么都可爱啊!!被发了哥哥卡还偷偷摸摸派人保护。
有粮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方丈都个糟老头子了干嘛还要还俗

几年后孟婆担心敖广。。我还以为俩人终于好了。。

重温侠客风云传,随机到柔若无骨和心如蛇蝎属性

看着就一副很有故事的样子


如果这个属性的未明在出江湖以后变成女生

一定会为了自己活的更舒服而痛快的掉节操吧

二师兄生气了怎么办?美人计撒个娇

和傅剑寒打架快输了怎么办?美人计撒个娇

简直是万能套路

不过这样子应该是各个兄弟攻略未明吧

一开始不熟未明就贴心的送礼物善解人意,关系好了轮到大家展现男子力争夺未明了

而且!!!

由男变女最大的好处是不会防范同性啊

江湖豪杰的福利来了。

【魅画】画墨成痕

言情注意,言情注意。。

倩女游戏同人,完全取悦自己的脑洞,后面大纲

冷啊冷

门派仅代表门派,不代表倩女剧情里的角色。。

男魅者X女画魂



师姐曾道三界中人妖之恋无一不轰轰烈烈,祁砚以前深信不疑,现在却表示很怀疑。

眼前这个哭的抽抽噎噎的富家公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参与到三界大事的人,却也实实在在的和自家的前朝古画谈起了恋爱。

“阿香是个好画,她可善良了。”衣着华丽的公子边哭边打嗝,“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果然,女妖的名字也不像是话本故事中的主角。

 

金陵城张家公子和自家画灵爱的如胶似漆,日子过得好好的没想到画灵煞气入体失了神志。

煞气入体解决起来不是难事,难就难在入煞的是个灵体。

前前后后来了一些侠士,都不敢施法医治,生怕画灵有所差池。毕竟肉体和煞气迥然不同,而灵气与煞气却殊途同归。

祁砚在天工阁虽然武力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对灵气的掌握却连掌门都赞精妙。所以在听闻这件事之后,就信心满满的来到了张家大宅。

 

这张公子说了半天,回忆了和爱人的过去,絮叨了现在的苦楚,还展望了一下美好的未来,也没说清画灵到底是怎么出的问题。

等到哭够了,倒还记得带祁砚去看看画灵。

画卷被一层由灵气幻化的符文仔细的裹好安置在绸缎之中,看起来只是寻常。

祁砚轻轻抚上画卷,感受了下画卷里乱窜的煞气,怕自己会有所差池。仔细想了想,道:“戾气太重,还请张公子把安抚画卷的人请来。”

不消半刻就有家丁带来一位温文尔雅的白衣俊郎。

“天工阁祁砚,万妖宫居与期。”张公子快速介绍道。“阿香就拜托两位了。”

 

经过简单的沟通之后,居与期便明白了祁砚的想法。

祁砚见那万妖宫弟子人长得好看,修为也确实了得。只见他在画卷外一点,画卷外附着的符文便开始消退,时隐时现。

肉眼可见的灵气波动在其中剧烈翻腾,在符文消散的一刹画卷猛然打开,一团隐约可见人影的黑雾伴着呼啸声向俩人席卷而来。

居与期也并不慌忙,几番拨动琴弦,音符便凝成紫色的锁链将黑雾层层缠绕。施法之人修为深厚,任由那黑雾不断鼓胀,却怎么也没办法摆脱锁链的束缚。

祁砚见一切准备妥当,便将画笔垂直悬于地板之上,两手几经变化,黑气便连成丝线从锁链中泄出,缠绕了几圈消散在画笔中。

“好了,”祁砚摸了摸锁链裹成的圆球,确定没有遗漏的煞气,转过头对XXX说:“可以松开了。”

锁链消散,张公子就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和自己娘子抱成一团。

 


拿完钱财,祁砚啃着糕点看居与期穿身白衣抱着武器在媚香楼调戏来来往往的女侠。

祁砚记忆中第一次出师门,什么都觉得特别。而金陵也没有辜负曲砚的喜爱。就看这媚香楼的这届花魁就很不错,眉如远山眼含秋水,比师兄画的好看多了。

也不怪居与期一直在给花魁送礼物。

居与期调戏美女调戏了一天,祁砚就跟着看了一天。夜更深了,媚香楼门口的人也越来越少,半天也没有女侠进门应征花魁。

祁砚两口塞完剩余的糕点,起身,拍掉手上的碎屑,走上前对魅香儿说:“我要应选花魁。”

“这么晚了?“魅香儿打量了几眼这个画魂萝莉,又看了看街上的行人。”可能没人会给你送礼物。“

祁砚也不听,拿出自己的武器,就趴在媚香楼门口的告示牌上要写字。毛笔尖上墨浓欲滴,引得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都驻足观看。

“额,你是认真竞选花魁的?”居与期看着正在写名字的祁砚问道。

“为什么不是?”祁砚认真的写完名字最后一笔,回头反问道。“你歧视矮子?”

“那倒不是,”居与期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没有人会送你礼物。”

 

 

媚香楼的老板和白衣魅者一语中的,祁砚在门口发呆了半个时辰,看居与期擦琴擦了半个时辰,研究自己的名字研究了一个时辰也没有一个人来支持她当花魁。

来往侠士不算少,但是都只是看了看祁砚的字就走了。

难道自己的字这么丑,不能吧,掌门还夸过我画画写字呢。祁砚看着远方发白的天空漫无边际的想。难道门派写字都丑?

可能我只是不好看吧,曲砚想了想低头叹了口气。

这个事实好像比字丑还要残酷。

“居与期侠士送祁砚女侠一束玫瑰。”魅香儿带些困倦的声音响起。“五月初四清晨花魁竞选者一位,今晨花魁为曲砚。“

曲砚抬起头, 看见男魅擦拭布告板上自己的名字。

“走吧,花魁。”居与期侧头招呼曲砚,“这么无聊,要不要一起做任务?“

 

接下来就简单点。。就当写完了

魅者觉得画好像很无聊,就问要不要和自己去做兰若寺清除厉鬼的任务。

一番战斗然后画笔因为帮魅者挡伤害断成两截。

魅者就说要送个武器给画,去藏宝阁买了个很好的毛笔

祁砚拿到毛笔毛笔从笔尖自动有墨水蔓延,魅者看起来神色不太对,画炫耀说整个师门只有自己会这个技能。

魅者提议明天还一起任务,第二天接任务让画魂写名字的时候很惊讶,画魂觉得是因为自己字很有风骨。

昨晚任务画魂说天天大画妖觉得很没意思,魅者提议要不要回山门去看看。

中间还要有一些情节。。比如画魂的一些很不明显的讨好。

然后画魂真的是画魂,和门派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执念太深,以血为媒介寄身于画。身负仇恨只是把一切都忘了,以为自己武器上自动蔓延的是墨汁,其实是血,以自己为砚台,一直不分黑红,以为自己就是个简单的弟子

魅者就要帮助她啊,找到画曾经的宅子,然后让她想起来

复仇就算了,他们只是背景里的路人甲,仇人早就被英雄杀了。

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去


跑路啦跑路啦。。。。

大家下个CP见吧。。。

现在六月赶上高考结束。。好多游戏版本更新。。

我估计是不能更新了。。

如果有太太愿意借梗或者续写请随意。。

我跑了,以后可能会萌很奇怪的CP,所以粉丝晚上也会清掉的。

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6

全崩了。。。尼禄你要感谢有话好好说妹子…不然你只能在天机阁看见长生了。



陈长生再次醒来。

过度疲劳导致的后遗症使他即使不再昏迷,大脑也不是很清醒。

“醒了啊。”一道轻柔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

长生没有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远处的雪原,发现自己离天空下的那片阴影越来越近。

他想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在移动,以一种被公主抱的姿势被动移动,便挣扎着想要下来。

那人把他抱得更紧了些,又开口说:“我不累,很快我们就到家了。”

陈长生抬头看去,抱着他的青年长得很俊美,隐隐透着非人的气息。察觉到他的目光之后低头单纯的冲他笑着,好像捡到了一个稀世珍宝。

“你要吃了我吗。”陈长生虚弱的问。

魔域雪原一望无际,这片土地之上除了军寨,只有一座城,传说中魔族居住的雪老城。

抱着他的这个男人也只有可能是魔族。

身体的极度疲劳让他很难受,难受到即使面临被魔族吃掉的结局他也没有多余的精神去害怕。

“吃掉?”青年更开心了。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多了很多光彩。“你是我的雨露客,我当然会好好吃你的。”

普通的吃法好像与雨露客这一身份毫不相干。陈长生沉默着想了想,小心的问道:“哪种吃法?”

“就是天君吃雨露客的吃法。”青年微微眯眼,脸上的笑容变得羞涩了些。“你这么香,一定很好吃。”

“你不能这么吃我,我有婚约了。”

不是作为食物吃掉,陈长生感觉好多了。这些日子见识多了各种男人的追求,他对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淡定的搬出自己的婚约。

“可是你是我的,是上天给我的。”

今天青年突然想出城走一走。

清晨的雪原很安静,天空中隐隐还能看见星光,阳光从稀薄的云层透到地面上,稀疏的雪花缓缓飘落,不像平日里磅礴的大雪,反倒带了几分来自南方的缱倦。

他走着走着,就在这么美的时候捡到了一个昏迷的雨露客。

这难道不是上天给的缘分吗?

“我不是上天给的。”陈长生认真的反驳,“我还得去找我的朋友。”

“你有我难道不够吗?”

雨露客认真反驳的样子让青年觉得很可爱。

因为可爱而喜欢,因为喜欢才显得可爱,又或者两者同时产生。

青年分不清这些不同,只觉得很开心,又有几分委屈。

说好的雨露客有了天君就会本本分分呢,为什么他的雨露客就想着往外跑。

魔族青年的思维好像有他自己定下的逻辑。陈长生不能理解,便试探道:“我是国教学院的院长,不能随随便便跟你走。”

青年停下了脚步,点头说:“确实。那咱们去找你们人族的什么圣人主婚。我叫尼禄,会是下一代魔君。”

会是。即使兄弟姐妹众多,尼禄也从来都没有对此产生过怀疑。

而怀里的雨露客也会是他的。

他看了看四周雪原,寻了个方向继续前进。

陈长生说不过他,指望着找到唐三十六之后用他的歪理摆脱这位年轻魔君,再加上身体劳累,就静静地窝在青年怀里看他前进。



尼禄没有直接前去人族军寨,而是先来到距雪老城西南六百里外的一处温泉。

陈长生一路上都没什么精神,就算睡着了脸上也带着几分疲惫。而这处温泉,对治疗各种伤势都很有效。

温泉很大,热气充斥着山岭之间,足够很多人一起泡。尼禄也没有理会原本就在温泉中的三个人影,找了个距离他们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唐三十六醒来发现自己在温泉之中,身边是神色焦虑的秋山君和离山小师叔苏离。

苏离见他醒来,半开玩笑半催促说:“快点泡,再找不到陈长生秋山君就生气了。”

唐三十六有些疑惑,他又仔细看了看温泉远处的两道人影,说:“那个不就是陈长生吗。”

温泉的热气很厚重,远处的身影模糊不清。但唐三十六入国教之后就和陈长生朝夕相处,再加上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特意对陈长生的观察,自认为绝对不会错认陈长生的身影。

秋山君和苏离听后立刻朝远处的人影游去,唐三十六虽然还不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也跟着游了上去。

他水性好,很快就到了陈长生身边。大大咧咧的伸出手准备把还在睡梦中的陈长生从陌生人的怀里往自己方向揽,笑着说:“谢了啊兄弟,这个是我朋友。”

唐三十六揽了半天也没把陈长生抱自己怀里,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魔族天君抱着不松手。就笑的更热络了些,说:“兄弟松松手,你一个天君老抱着个雨露客算什么事啊。”

“你也是天君。”尼禄没有理会,看起来冷漠又贵气。

“我和长生的关系,不计较这些。”唐三十六大气的说。

“他是我的。”尼禄固执的抱着陈长生。

唐三十六也不笑了,冷下脸看着这个魔族天君。

他是喜欢看陈长生的乐子,但这个乐子的前提只建立在不会真正伤害到陈长生的前提下。

而面前的这个魔族天君的所作所为,看起来会伤害到陈长生。

“长生是我的未婚雨露客。”秋山君到了之后说。

“很快就是我的了。”尼禄并不在意。

他是下一任魔君,如果指名要一个雨露客,人族会知道怎么做。

没有人说话,山岭之中只剩下狂风掠过的声音。

三个天君争一个雨露客的戏并不罕见,但是其中一个天君是离山大师兄,最稳重的秋山君。这场戏对苏离来说就很好看了。

他没有阻止这一切,默默的研究着处于争端中心的雨露客。

雨露客长得很精致,眉目温和,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修道之人五感敏觉。被盯得久了,陈长生慢慢醒了。

他睁开眼,就看见了站在他面前脸色严肃的唐三十六和秋山君,高兴的向尼禄介绍。

“这是我的同伴,唐三十六和秋山君。”

尼禄没有说话,唇角带上了几分笑意,恰到好处的冲淡了身上的贵气,显得有些羞涩。

陈长生又说:“我要和他们去南方。”

“一定要去吗?”

“一定。”

陈长生很认真。京都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国教的责任要背,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能像尼禄想的那样留在雪原。

“好吧,我会去找你。”

尼禄答应的很痛快,和他一路以来的坚持不同,让陈长生有些意外。

事实上,尼禄从见到苏离的第一面就意识到了他不可能把长生留在雪原。不过没有关系,只要计划顺利,通过人族正规的婚约流程也能迎娶他的雨露客。

“我会来娶你。”尼禄说完就走出温泉,向雪原深处走去。

“随时恭候。”秋山君回应。

唐三十六立马表明自己对秋山君的支持,对长生说:“什么人啊,流氓!还是秋山君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