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魅画】画墨成痕

言情注意,言情注意。。

倩女游戏同人,完全取悦自己的脑洞,后面大纲

冷啊冷

门派仅代表门派,不代表倩女剧情里的角色。。

男魅者X女画魂



师姐曾道三界中人妖之恋无一不轰轰烈烈,祁砚以前深信不疑,现在却表示很怀疑。

眼前这个哭的抽抽噎噎的富家公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参与到三界大事的人,却也实实在在的和自家的前朝古画谈起了恋爱。

“阿香是个好画,她可善良了。”衣着华丽的公子边哭边打嗝,“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果然,女妖的名字也不像是话本故事中的主角。

 

金陵城张家公子和自家画灵爱的如胶似漆,日子过得好好的没想到画灵煞气入体失了神志。

煞气入体解决起来不是难事,难就难在入煞的是个灵体。

前前后后来了一些侠士,都不敢施法医治,生怕画灵有所差池。毕竟肉体和煞气迥然不同,而灵气与煞气却殊途同归。

祁砚在天工阁虽然武力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对灵气的掌握却连掌门都赞精妙。所以在听闻这件事之后,就信心满满的来到了张家大宅。

 

这张公子说了半天,回忆了和爱人的过去,絮叨了现在的苦楚,还展望了一下美好的未来,也没说清画灵到底是怎么出的问题。

等到哭够了,倒还记得带祁砚去看看画灵。

画卷被一层由灵气幻化的符文仔细的裹好安置在绸缎之中,看起来只是寻常。

祁砚轻轻抚上画卷,感受了下画卷里乱窜的煞气,怕自己会有所差池。仔细想了想,道:“戾气太重,还请张公子把安抚画卷的人请来。”

不消半刻就有家丁带来一位温文尔雅的白衣俊郎。

“天工阁祁砚,万妖宫居与期。”张公子快速介绍道。“阿香就拜托两位了。”

 

经过简单的沟通之后,居与期便明白了祁砚的想法。

祁砚见那万妖宫弟子人长得好看,修为也确实了得。只见他在画卷外一点,画卷外附着的符文便开始消退,时隐时现。

肉眼可见的灵气波动在其中剧烈翻腾,在符文消散的一刹画卷猛然打开,一团隐约可见人影的黑雾伴着呼啸声向俩人席卷而来。

居与期也并不慌忙,几番拨动琴弦,音符便凝成紫色的锁链将黑雾层层缠绕。施法之人修为深厚,任由那黑雾不断鼓胀,却怎么也没办法摆脱锁链的束缚。

祁砚见一切准备妥当,便将画笔垂直悬于地板之上,两手几经变化,黑气便连成丝线从锁链中泄出,缠绕了几圈消散在画笔中。

“好了,”祁砚摸了摸锁链裹成的圆球,确定没有遗漏的煞气,转过头对XXX说:“可以松开了。”

锁链消散,张公子就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和自己娘子抱成一团。

 


拿完钱财,祁砚啃着糕点看居与期穿身白衣抱着武器在媚香楼调戏来来往往的女侠。

祁砚记忆中第一次出师门,什么都觉得特别。而金陵也没有辜负曲砚的喜爱。就看这媚香楼的这届花魁就很不错,眉如远山眼含秋水,比师兄画的好看多了。

也不怪居与期一直在给花魁送礼物。

居与期调戏美女调戏了一天,祁砚就跟着看了一天。夜更深了,媚香楼门口的人也越来越少,半天也没有女侠进门应征花魁。

祁砚两口塞完剩余的糕点,起身,拍掉手上的碎屑,走上前对魅香儿说:“我要应选花魁。”

“这么晚了?“魅香儿打量了几眼这个画魂萝莉,又看了看街上的行人。”可能没人会给你送礼物。“

祁砚也不听,拿出自己的武器,就趴在媚香楼门口的告示牌上要写字。毛笔尖上墨浓欲滴,引得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都驻足观看。

“额,你是认真竞选花魁的?”居与期看着正在写名字的祁砚问道。

“为什么不是?”祁砚认真的写完名字最后一笔,回头反问道。“你歧视矮子?”

“那倒不是,”居与期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没有人会送你礼物。”

 

 

媚香楼的老板和白衣魅者一语中的,祁砚在门口发呆了半个时辰,看居与期擦琴擦了半个时辰,研究自己的名字研究了一个时辰也没有一个人来支持她当花魁。

来往侠士不算少,但是都只是看了看祁砚的字就走了。

难道自己的字这么丑,不能吧,掌门还夸过我画画写字呢。祁砚看着远方发白的天空漫无边际的想。难道门派写字都丑?

可能我只是不好看吧,曲砚想了想低头叹了口气。

这个事实好像比字丑还要残酷。

“居与期侠士送祁砚女侠一束玫瑰。”魅香儿带些困倦的声音响起。“五月初四清晨花魁竞选者一位,今晨花魁为曲砚。“

曲砚抬起头, 看见男魅擦拭布告板上自己的名字。

“走吧,花魁。”居与期侧头招呼曲砚,“这么无聊,要不要一起做任务?“

 

接下来就简单点。。就当写完了

魅者觉得画好像很无聊,就问要不要和自己去做兰若寺清除厉鬼的任务。

一番战斗然后画笔因为帮魅者挡伤害断成两截。

魅者就说要送个武器给画,去藏宝阁买了个很好的毛笔

祁砚拿到毛笔毛笔从笔尖自动有墨水蔓延,魅者看起来神色不太对,画炫耀说整个师门只有自己会这个技能。

魅者提议明天还一起任务,第二天接任务让画魂写名字的时候很惊讶,画魂觉得是因为自己字很有风骨。

昨晚任务画魂说天天大画妖觉得很没意思,魅者提议要不要回山门去看看。

中间还要有一些情节。。比如画魂的一些很不明显的讨好。

然后画魂真的是画魂,和门派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执念太深,以血为媒介寄身于画。身负仇恨只是把一切都忘了,以为自己武器上自动蔓延的是墨汁,其实是血,以自己为砚台,一直不分黑红,以为自己就是个简单的弟子

魅者就要帮助她啊,找到画曾经的宅子,然后让她想起来

复仇就算了,他们只是背景里的路人甲,仇人早就被英雄杀了。

两个人好好过日子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