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金】我要追金

没有少女心,但是还有郭德纲。。。。雷狮降智。。。ALL金汤底。。

会被打死的



一天晚上雷狮突然喝多。

雷狮:自古英雄爱美人,金那么好,我也想追金啊。

卡米尔:大哥,你也可以去追。

雷狮:追金对大家都有益处,也算是给凹凸世界的参赛者做贡献了。那天在街上看见安迷修,他追金的过程对于参赛者就有益处。打野外来就骑着一匹野马,驾驾驾,喔喔喔,他累啊但是他很快乐。

卡米尔:有马才是真正的骑士。

雷狮:你没有他这乐趣就少了不少。我看着佩服啊,就夸了他几句:谁追不到金。

卡米尔:他说?

雷狮:喔喔喔。哎呀,给大家带来了快乐。

卡米尔:这么个快乐法啊。

雷狮:起码我快乐了很多,那格瑞和嘉德罗斯也快乐了很多。谁被金发了好人卡?喔喔喔。哎呀~

卡米尔:安迷修还没转过弯来。

雷狮:金最讨厌谁?

卡米尔:喔喔喔?

雷狮:没有,拎着两把剑过来了。还骑士呢,太不厚道了。

卡米尔:......

雷狮:但是我们已经很快乐了,格瑞美得牙都咬碎了。

卡米尔:什么人啊。

雷狮:我这一快乐就想开了很多。咱们这些参赛者啊,做点好事总想让金知道,做点坏事总想让金不知道,太让金为难了。我就痛痛快快的,想做啥就做啥。反正就目前来看,我和金生个一男一女过小康日子是不可能的了。

卡米尔:压根没戏,金是男的。

雷狮:是啊,我也知道,那就先把金追到手吧。

卡米尔:怎么追?

雷狮:这是个秘密,但是你是我弟弟,瞒着谁也没有瞒着你的道理。你知道之后不能跟别人说是我告诉你的。

卡米尔:什么秘密啊。

雷狮:我参加了金所有者协定会。

卡米尔:金知道这个协会吗?

雷狮:他哪知道啊,背着他偷偷办的。格瑞,嘉德罗斯知道吗?大赛第一第二,他们举办的。你是我弟弟,以后有事还得用得着你。

卡米尔:用得着我什么啊。

雷狮:像什么人气投票,观众最爱。都得靠你给我拉票啊。

卡米尔:我就不能被投票吗?

雷狮:弟弟,听我一句劝,你年纪还小,过早接触金对身体不好。俗话说得好,少年不知精珍贵,老来空对菊流泪。让大哥来承担这份痛苦吧。

卡米尔:......

雷狮:我们这组织啊,竞争激烈。两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那大赛前几打的热火朝天的。我一后去的第三,他们都瞧不起我。

卡米尔:情场如战场。

雷狮:都欺负我,走一对脸过来。啪!

卡米尔:大哥,拿啥打你了?

雷狮:一大罗神仙棍啊,那嘉德罗斯,脸上纹了个黑星星,带个围巾,那个吊啊。

卡米尔:他就是傲。

雷狮:我也不敢反抗啊,他一生气把我踢出组织了怎么办,那我就是单枪匹马对抗一堆情敌,还没见到金呢,就被打死了。我就问:你干嘛打我啊。他说:谁叫你外套不穿好。

卡米尔:这也打你啊。

雷狮:不打紧,追金就守着追金的规矩,改天我穿好了出门。

卡米尔:那就行了。

雷狮:改天又遇到了嘉德罗斯,走一对脸。啪!

卡米尔:还打?

雷狮:他说:谁叫你穿好外套的。我这个气啊,打也打不过他,就去找了银爵。银爵和他的脸一样黑,坑了我不少金的偷拍,才去找嘉德罗斯。我隔老远听嘉德罗斯和银爵说话。银爵说,你这不对,你打人要有理由,雷狮怎么也制约着他的手下,逼急了不管了明面上的争斗又多了三个。比如说你可以这样,走一对脸你跟他说,去,给我找金的照片去,他给你找来了,要是大头的你就骂他,为什么不找全身的的?啪~ 找全身的,你为什么不找大头的?

卡米尔:没事找事。

雷狮:我一听没进去,银爵收了照也不向着我。转天走对脸又碰上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叫我,我说,你干吗?嘉德罗斯说给我找一张金的照片。我转念一想,问:找一大头的还是全身的。

卡米尔:不愧是大哥。

雷狮:嘉德罗斯都愣了。又说:给我找一件金的衣服。我说:上衣还是短裤?嗬!啪!

卡米尔:怎么还打啊。

雷狮:你怎么不穿好外套?

卡米尔:好嘛。

雷狮:没办法,为了金,这点苦还得忍。组织里格瑞会把金的一部分行程通知大家,我就跟啊,早上十点,出门和金偶遇去,刚一出门格瑞就过来了,喊我。嘿,我心里不亏啊,问:干嘛?格瑞说:回去把裤子穿上。

卡米尔:偶遇也没有光着的啊。

雷狮:这不是让金看看我的本钱嘛,有个对比。

卡米尔:没有你这样的。

雷狮:这天我就倒了霉了,被帕洛斯和佩利看见了,没办法把他俩带进了组织。

卡米尔:合着就我不知道啊。

雷狮:哎呀,你是我弟弟,防谁也不能防着你啊,就是怕你分心。带着这俩人我在组织里也算是个大头了。嘉德罗斯那小孩也才带着个雷德,我带俩!下次对脸我就给他一锤子。走在野外,我高兴,庆祝一下吧,撸串喝酒,痛痛快快。

卡米尔:呵呵。

雷狮:有人之后我还怕啥,在组织里横着走,分地排时候中心以北里的金都是我的。

卡米尔:这地方分的有用吗。

雷狮:第二天金从中心往外走,刚走一步就是我的了。我就带着帕洛斯和佩利走过去,说:金,你是我的了。格瑞那小子听了,拉着金一个转身。得,成格瑞的了。

卡米尔:你们分的也是够细的。

雷狮:我一想这不行啊,格瑞这么做金还不得天天是他的。帕洛斯就给我出了个主意,哎,我真不是防着你啊,防着谁也不能防着我亲弟弟啊。帕洛斯就让我去把金绑过来。

卡米尔:你们开心就好。

雷狮:帕洛斯也是倒霉,选好了日子他肚子疼去不了看金,我和佩利开开心心的就奔着金去了。金自己一人在寒冰湖呆着呢,我往他面前一站,外套一撩,把金给吓得,那眼睛圆溜溜的看着我,把我给萌的啊。我也不是个坏人,就热情愉快的伸手拉金去我的地盘。

卡米尔:这么顺利?

雷狮:哪能啊,我刚伸出手,蹭蹭蹭,从四周冒出七八个人——那雷德手里还拿着麻袋呢,非说我对金不利,合伙把我给打了。

卡米尔:......

雷狮:我那个惨啊,一边挨打一边邀请金去中心以北。真管用啊,帕洛斯这个主意真管用啊,金冲上来就挡在我面前,跟发着光似的,让其他人别打我了。

卡米尔:金还是太善良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