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狐跳】如果成为式神是的很惨的事 上


傍晚,阴阳师才带着经过一天战斗的式神们回来。

正在把玩扇子的妖狐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前些日子自己还算喜欢的鲤鱼精小姐没有回来。

那个长相可爱的妖怪估计已经变成了破碎的冰凉的尸体。

这种事在妖狐被迫召唤成为阴阳师的式神之后已经看得太多了。

被召唤,被蛊惑,战斗,变成冰冷坚硬的尸体,灵气回归于天地。

傻傻的妖怪以为变强就可以一直存活,结果却在变强的战斗中失去生命。





妖狐跟在阴阳师后面走进了房间,打算看看今天哪个不幸的妖怪又会变成式神。

今天的战斗成果应该不错,阴阳师拿回来了三张蓝符。

妖狐面无表情的依靠着门框,看召唤阵中灵气汇成的图形来回变换后召唤出了两只饿鬼。

常见的没有脑子的妖怪,容易被蛊惑也容易变得疯狂。

妖狐笑了笑,觉得自己又能过一段不用被洗脑的日子。

阴阳师好像对此也很满意,将剩下的一张蓝符向空中一扬,随手画了一串符文。

四周的灵气旋转着汇聚于召唤阵中央,几息后慢慢消散。

一个小萝莉从召唤阵中爬了出来。






萝莉可爱又没有攻击力,一直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一个废物式神。

阴阳师随意的看了小萝莉一眼,叫门口的妖狐把她带走,然后急匆匆带着两只饿鬼走向了结界

不管这长相是不是伪装的外皮,在现在这个处境下倒是最好的表现。

“美丽的少女啊,能否告诉小生你的闺名。”妖狐扶了扶自己的面具,蹲下身笑着问道。

“跳跳妹妹!叔叔的尾巴好漂亮,我可以摸摸看吗?”

妖狐看着小萝莉亮晶晶的眼睛,想,真是个蠢得要死的妖怪。

蠢得随时会死去。

“可以哦,只要你听话。”






托饿鬼的福,妖狐好好享受了一番安宁的日子。

和符合自己审美的命定之人每天说说话晒晒太阳,倒有几分从前生活的影子。

跳跳妹妹是个很听话的式神,老老实实的跟着妖狐蹲在庭院的角落,不会问多余的问题也不会到处乱跑。

整天抱着妖狐的尾巴自娱自乐,好像这样就能过一辈子。

她不明白自己呼吸的每一份空气都包含着密密麻麻的网,不明白这个寮是个牢笼,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所有的式神。

这倒是给妖狐省了很多力气,虽说跳跳妹妹的长相符合妖狐的审美,但是为了他人付出生命绝不是妖狐的处世之道。

活着,再多的命定之人都会遇到。

只是时间问题。





饿鬼死亡的时间比妖狐想像中更短。

阴阳师好像面临着一些困难,没把它们觉醒就匆匆的带到了战场。

毫无价值的死去,甚至没给寮里的妖怪争取到多少时间。

活的久的式神变得更安静了。

作为寮里元老级的废物,这样的日子妖狐经历过好多次,以前这种时候他会盯着在地上跳动的阳光看,那是寮里唯一活动的东西。

斑驳的阳光能给妖狐一丝微薄的希望。

这份希望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稀薄,让妖狐经常想不管不顾的大喊出声。

这次好像不一样了。

硬要说哪里不一样妖狐也总结不出来。寂静的寮里,有个人紧紧的抱住你的尾巴陪在你身边,好像真的有了依靠。

更何况跳跳妹妹身上有种莫名强大的希望。

妖狐认为这种希望是因为她无知所以无畏,妖狐迷恋这种希望,有时候却也会突然想戳破她的希望让她沉浸在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感受的恐惧中,看看这个弱小的妖怪会露出怎样绝望可笑的表情。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直到一天傍晚阴阳师才回来。

两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可能真的会上瘾,妖狐没有像以前一样会跟过去看。

跳跳妹妹小心的把蓬松的尾巴放在妖狐怀里,摇晃着走到召唤师的窗户那里,伸头往里瞅。

看了一会跳跳妹妹就跑了回来,抱着妖狐的尾巴说:“叔叔,刚刚有好多寄生魂被召唤出来了。”

“那种怨灵最容易被操控了。”






大量寄生魂的到来给寮里注入了很多活力。

阴阳师还是早出晚归行色匆匆,但是白天的阴阳寮却显得热闹了不少。

跳跳妹妹有时候也会趁着这几分热闹跑到其他式神旁边玩耍。

妖狐看着跳跳妹妹兴致勃勃的拨弄着萤草的草球,突然想如果不是在这里认识的跳跳妹妹该多好。

那应该会是一场很美好的旅程,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尽情的享受和命定之人的相遇,也许自己的兴趣会持续的很长,也许这份新鲜感会很快的消磨掉,也许跳跳妹妹会明白这种感情,也许她一直搞不懂,也许他们会兜兜转转在一起,也许会萍水相逢各奔东西。

妖狐想,什么样的过程和结局都没有关系,缘分的深浅他也不敢奢求。

一切都不会比连她的命都保不住更糟了。












关于我家初始四星跳跳妹夫的脑洞。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