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2 ALL陈长生

原文有些我只想改一点的就不改了,只改大方面。

OOC都是我的,不要怪攻君,都怪我。我不会用猫腻大大的文风做坏事。。车我努力了,开不出来。


前文:苏离和魔族打斗身负重伤,对长生说自己杀过很多人,有很多仇家,人族魔族都想要他死。长生不离不弃啊!!


清晨时分,陈长生睁开眼。

因为苏离在雪原上说的一番话,他总感觉这趟旅途充满着危险,天光暗淡的街道和略显温暖的灶房里,随时可能出现一道带来死亡的剑影。

他精神紧绷,以至于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自己被苏离抱在怀里。

长生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抱过,这份感觉很稀奇,并不让他讨厌。

苏离的怀抱很温暖,苍茫雪原,在死亡的危机下走了一天,长生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安心的感觉。

他索性什么都不想,就这么躺着。

“早啊。”苏离的声音很沙哑,带着热气在耳边响起。

“前辈不早了。”

如果说长生从来没有感受过怀抱的温暖,那么苏离便也是第一次抱着人醒来。

感觉很不错。苏离默默地回味一下,笑着问:“醒了怎么不起床?”

长生没有理会苏离的话,起身穿衣。

“嘿嘿。”苏离看着陈长生的反应,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笑声。

没什么可笑的,也没什么要笑的,但是此时此刻苏离觉得总要笑一笑来表达些什么。

表达些两人现在还不明白的东西。


原文:店小二和店长是杀手,被苏离识破,故意推长生导致长生杀了两人,然后教育长生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比想象的可怕。长生还是坚持自己的底线,相信世界上还有温暖。随后两人借助黄纸伞的隐蔽能力躲过了一队大周骑兵。



长生在雪堆里做了下来,望向黄纸伞,感慨说道:“真没想到这把伞还有这般妙用。”

苏离唇角微翘说:“你也不想想我是谁。”

陈长生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就算不接话,这位自恋的前辈肯定也有办法把话自己再接过去。

果不其然,苏离双眉微挑,骄傲说:“这是我和唐老头子一起设计的法器,连坐照修行者都看不破这把伞的幻象。”

长生欲言又止。

苏离的眉挑的更高了些,说:“有话就放。”

陈长生说道:“前辈,这伞...是我的。”

天地间很安静,只剩下雪落下的声音。

陈长生在簌簌的雪声中想了想,又说:“这伞是很重要的人给我的。”

“唐家少爷?”苏离问。

“恩。”

苏离看着陈长生冷笑道:“你知道这把伞的来历吗?”然后不顾长生的点头,自顾自的把这把伞的故事又说了一遍。然后盯着长生的眼睛说:“我找到的剑,我设计的伞,结果你说这把伞是唐家给你的?”

陈长生没有说话,尽管他有无数道理,但是他知道苏离是不会管的。

“这是我的伞。”苏离说。

“要给也是我给你。”苏离强调。

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长生不知道苏离强调这些做什么,只得起身看看骑兵有没有走远。

苏离说完这番话也觉得有些尴尬,他是成名已久的剑道高手,刚刚却在和毛头小子较劲。


原文:骑兵走了,苏离明着说长生蠢,实际是在用一大堆话教导长生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只在乎利益。


树林里再次安静,长生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开口问道:“前辈,你是在教我吗?”

苏离的看似随意的话语,和颇有深意的话题选择,都表明他在试图教长生一些东西。

应该怎样看待这个世界以及怎样活下去。

苏离嘲笑说:“到现在才明白不会太迟了些?。”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陈长生相当不解,他是周人,苏离是南人,他是国教重点培养的新一代,苏离是辈高权重的剑道大师,二人之间本无关联,所属阵营甚至暗自敌对,更不要说他和秋山君以往乃至将来都可能会发生竞争关系。

“因为我很喜欢你。”苏离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这个理由够不够。”

陈长生知道苏离又在随便说话,摇头说:“前辈,当然不够。”

苏离有些语塞,这份喜欢虽然他还不知道是哪种喜欢,有几分真心,却实实在在的是喜欢。如果是旁人,即使不信,也不会继续问下去。他看着少年清澈明亮的眼睛,忽然笑了起来,心想也对,如果长生不是这样的人,如何能投的了自己的脾气。

“因为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活的时间越久越好。”他对陈长生认真的说。

陈长生有些想哭,下山自现在一年以来,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自己命不久矣。报考学院,取得榜首,他努力地做着这一桩桩一件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为了活的更久。

没有人想去死,更何况他才看了这世界的一点风景。

苏离接下来的话,表明他并不知道这个秘密,他说:“因为只有活的时间足够长,你才能变得足够强大,直到最后。”

“最后是什么?”

“和我周游大陆咯。”

“...前辈希望和我一起周游大陆?”

陈长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错,你也算我勉强看得上的晚辈。”苏离笑着说。

陈长生下意识的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看着不知道从哪里飘下来的雪花,说:“感觉好遥远。”

陈长生希望苏离的话都能成真,如果真的能活到那个年岁,和苏离一起去周游大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个前辈他并不讨厌。


原文:两人路过村庄获得一辆车和两头毛鹿,在路过桦树林时候发现一名高强的刺客。苏离接着教长生很多知识。并教了他三种剑法对敌。长生依靠他们打败了两个敌人,没有取走他们性命。这段真的太长了,改不了几句还要几万字。使用慧剑之后长身身心疲惫,很痛苦却昏迷不了。


陈长生躺在地上,睁着眼睛望着天空。痛苦无比,虚弱至极。

苏离说:“你如果不肯晕,就有可能会发疯。”

陈长生没有办法,这附近没有可以帮助他入睡的草药。如果再继续下去,他的识海真的有可能破裂。

如果他能动弹,甚至会把自己撞晕,但是他做不到。

苏离想了想,将车上的皮毛铺在地上,把长生抱了起来,说:“我有个办法。”

陈长生艰难的抬头,脸色苍白,睫毛微微颤抖,有几分病弱的诱人的气息。

这是个很适合接吻的姿势,苏离低下头,吻上了自己默默研究了很久的唇瓣,轻柔的用舌头舔舐。

这好像确实有效,长生混混沌沌的想,注意力被苏离吸引去了一部分,欲裂的头疼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苏离吻的很认真,长生比他想象中还要软还要甜。若有若无的香气好像变得浓郁了几分,让他更加渴望,舌头止不住的和长生纠缠。

....(这是一段车…此处省略xxxx字)

陈长生终于闭上了眼睛。

苏离拢了拢他的衣衫,有些疲惫的呼吸了两下,盘腿坐下,看了眼寂静无人的荒山,手握在伞柄上。




评论(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