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3 ALL陈长生

其实我觉得圣后说的很对,一人浪荡了一辈子,一人苦守一辈子,算不上什么好结局。所以,圣女在这里和苏离就是师兄妹感情。

36终于上线,接下来唐陈。


原文:众人来取苏离性命,其中甚至有名八方风雨朱洛,陈长生一直站在苏离身边,王破刘青前来帮忙保护苏离。经过苦战,四人等到了圣女前来帮忙。

来一段没怎么改的原文。。因为原文也很修罗场!


王破与长生告别。

苏离突然说道:“为什么我感觉有些不愉快。”

圣女看着他微笑说道:“吃醋了?”

苏离说道:“这是什么话。”

圣女说道:“陈长生和王破是一路人,和你不是。”

“秋山那孩子也不怎么像我。”

“有个年轻人和你很像。”

“谁?”

“唐老太爷的孙子。”

苏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厌憎说道:“我讨厌他。”

“人最讨厌的往往是自己。”

圣女又看着陈长生,说:“我要好好看待你了。”

圣女是徐有容的师傅,这句话隐藏着很多含义。陈长生下意识的想了想下山以来的每件事,看了眼苏离,一句话脱口而出。

“您误会了,我没有完成婚约的打算。”

说完这句话,陈长生感觉轻松了不少。

这段旅程布满了危险,走在其中的时候陈长生根本没有精力去想自己和苏离前辈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关系。

长生命不久矣,很是贪图这份温暖。而且他更不能耽误一个少女的光阴。

陈长生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看着苏离认真的说:“前辈,我赢了。”

一路以来,两人有数次关于这个世界以及人心的对话。苏离认为世界是冰冷的,长生认为世界是温暖的。

苏离说:“就像朱洛说的,整个世界,只有一个呆子,一个少年和一只见不得光的鬼。”

苏离又说:“这个少年倒是有几分温暖。”

陈长生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苏离的话弄得有几分不好意思。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苏离觉得他温暖,他也感谢苏离给他的温暖。

长生又想起了一件事,说:“在雪岭温泉,前辈最开始骗我是想让我离开,不想拖累我。”

陈长生知道,苏离是个好人。

尽管苏离手上布满鲜血,杀人无数,却还是个好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执着于证明这一点。

苏离没有回应,只是说:“处理完离山的事情我去找你。”

短短几天时间,俩人从陌生人到生死与共,事情快的好像是一场梦。

梦里冰冷危机四伏,只有个少年有几分温度,为了这个少年,苏离也不想醒来。

不想醒,就把梦继续做下去。

他说完这句话,就快步向城外走去。

陈长生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想了很久,直到苏离的背影在落日里越来越小。

然后,他想了起来,对着苏离喊:“前辈...那把伞是我的。”



原文:长生回到京都拜见了教宗大人,并通过剑和黑石,实力增强几分。天海牙儿带着天海家的指示在国教门口挑事。周自衡向国教学院下挑战书。



这天清晨,长生准时醒来,带着轩辕破走出国教,来到天书陵正门。

自从上次和唐三十六分开仅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有些人长生自己也想不明白,或者说是不想想明白。

他和苏离之间的关系谁也没有开口,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一种复杂的关系。他还什么都不懂,就被苏离理所当然的拉近了一个新世界。

三千道藏,典故众多,却对他的困惑没有丝毫帮助。

一声轰隆的声音把他唤醒,随着地面的微微震动,天书陵前的石门缓缓开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三十六终于出来了。

“我差点没认出是你。”

“更帅了?”唐三十六剑眉微挑,说不出的轻佻。

如果说曾经的长生觉得这相处很正常,但现在从雪原里出来,和别人有了些莫名关系的长生觉得有些怪。

他摇了摇头,不易察觉的,很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与唐三十六站的远了些。

唐三十六见状,大笑着上前与他拥抱,问:“你看我有什么变化?”

然后又自己回答:“前些天我勉强进了通幽上境。”

陈长生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也听得出他的得意,给了一个相对客观的结论:“你现在不再偷懒了。”

这是天机老人曾经在青云榜点评唐三十六的说法。

唐三十六听了,没有反驳,只是笑的更开心了些。“总不能被你拉太远。”

在唐三十六的认知中,怀里的这个人还是个小傻子,不会明白自己努力是为了什么,但是也不妨碍他开心。

一些隐秘的,不可言说的开心。

只是他没想到,这颗长生果虽然落下的时候就被他捡到了,然后一直抓在手里,却在不得不松手的一瞬间被别人啃了一口。

唐三十六抱够了,起身掏出一封信和一个笔记本,递给长生,说:“这是苟寒食让我交给你的。”

唐三十六也想看他到底写了些什么,很自然的从后方抱住长生,头也顺势搁在长生肩上。

信的内容很寻常,只是说提前离开不能相见,来日方长,想必总有重逢之日。

唐三十六看着信纸说:“走就走了写封信做什么。我看着苟寒食是不是不服气啊。”

长生说:“你怎么就不能把人往好处想,苟寒食哪有你说的那个意思。”

苟寒食是没有那个意思,但是真实的意思在唐三十六看来更是不怀好意。

唐三十六没有理会,只是在长生的肩头又拱了拱,说:“你开始熏香了?这香气还挺好闻的。”

陈长生有些慌乱,身上的香气他自己是闻不到的,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猜想的那样。只得把唐三十六的头推得远了些,说:“快点回去吧,书院还有点事。”

几番推拒,长生身上的衣袍散乱了些,唐三十六盯着长生露出的锁骨和一片雪白的胸膛,顺手帮长生理了理衣领,说:“走吧。”

回到百花巷,唐三十六也没心思去吃点什么东西。

那几分痕迹并不明显,浅淡的就好像普通的压痕。但是有钱又纨绔的唐家少爷还是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他努力像往常一样笑着,转头去看街上的风景。

人群熙熙而来,攘攘而去,带着俗世间普通的温度,显得很是热闹。

确定长生看不见自己的脸,他才放任自己面无表情。

这些日子对长生来讲快,对唐三十六来讲是更快。只是在天书陵里呆了一段时日,喜欢的人身上就有了别人的痕迹。

预料以外的敌人。

走出百花巷,迎面变见周自衡站在道路中央,微笑道:“还没有考虑好吗。”

这微笑很可恶,带着淡淡的讥讽与嘲弄。

唐三十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转身对陈长生说:“你得弄清楚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听都没听过的人物,哪里用得着理他。”

说完这句话,他就走过周子衡的身边,向巷子里走去。

雨丝如柳叶一样飘落。

周自衡出现在唐三十六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傻逼,起开。”

唐三十六从来不是普通人,他家很有钱,比任何人包括天海家都要有钱。

他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盛气凌人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陈长生看着这样的唐三十六,突然意识到唐三十六不是个嬉皮笑脸的人。

或者说只在他面前嬉皮笑脸。

第一次在天教院遇到唐三十六的时候,他神情冷漠一身青衣,很是孤傲,没有人敢去和他搭话。

还是唐三十六主动前来和他交谈,从此在他面前换了一副面孔。

这面孔换得太久,长生一直以来看的也是这副面孔,倒是忘了他在外人前的样子。

这份想法让陈长生有些茫然无措,他发现了一些不同,道藏里没有的不同。


原文:唐三十六解决了天海牙儿带来的麻烦。


评论(25)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