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4

...每次写爱情都觉得角色崩坏...告白部分可能以后会删除,写的有点不对劲

其实没有苏离的话,36是我最萌的攻,对长生真的太好了。在天书陵那么重要的地方,也要先让长生开心才去提升实力。可是苏离运气简直爆棚,在雪原无人处打架,都有长生美人从天而降,然后迅速的生死逃亡,简直是上天给的缘分。



原文:折袖被诬陷杀害离宫弟子,尽管没有证据,出于政治考虑,周通把他关进了周狱。


国教学院里,轩辕破和陈长生很热情的夹着唐三十六走进了食堂。

“你的热情,让我感觉相当的不自在。”唐三十六看着轩辕破说。

陈长生看着他一脸欣慰,轩辕破也是如释重负的摸样。

“你不知道,天海牙儿天天在门外骂脏话,我们都快撑不住了,就指着你回来。”

陈长生也感激的说:“你一回来就把这些事情平了,不然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三十六被陈长生毫不掩饰的依赖弄得有些飘飘然,得意之中又想起了天海牙儿骂的那些话,恼怒说:“你就任他骂?”

陈长生有些不好意思说:“没有你我不知道怎么处理。”

唐三十六盯着陈长生,问:“为何一定要等我回来。”

如果是以前,唐三十六绝对不会逼迫长生,只希望一切慢慢发展水到渠成,俩人能自然的在一起。

但是现在有些不同,一个不知道的人跟长生有了更亲近的关系。

这很不公平。唐三十六想,是他第一个发现长生的好,也是他第一个认识的长生,长生所面临的苦难都是他陪着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凭什么让给别人。

陈长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羞恼,转身去看窗外的风景。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唐三十六也觉得心花怒放。他哈哈大笑的冲去用力抱了抱长生,说:“这些事情我都解决不了,就不叫唐三十六。”

陈长生还是有几分不好意思,就说:“你本来就不叫唐三十六。”

轩辕破也觉得唐三十六的话太没诚意,摇着头走了出去。

唐三十六本就不叫唐三十六,这次进入点金榜,更不知道会是第几名。

陈长生想到这里,问:“你觉得这次自己会改个什么名字?”

“我想...怎么也得进前三十吧。”唐三十六得意说,“我会追上你的。”

陈长生看了看唐三十六,白了些,瘦了些,很明显在天书陵里的修行极为辛苦,便真心的替他高兴,说:“要继续努力啊。”

唐三十六听后大笑,说:“知道了,我的小院长。”开心够了,才想起了其他人。

“折袖呢?”

陈长生便把离开天书陵到今日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只是隐去了苏离帮他入睡的事。

倒不是他不把唐三十六当成朋友,只有有些讲不出口。

故事看似有些长,讲完却不需要很长时间。

从故事来看,陈长生离开天书陵只和两个人相处的比较久,陈初见是个少女,以长生的性格来说是不会和她发生什么的。

唐三十六想了很多,慢慢的说:“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别的先不说,折袖要尽快弄出来。”

陈长生也很担心折袖,只是国教和朝廷对立中,离宫内部又出了问题,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通是条疯狗,为了皇位的归属,一定会针对你。”

陈长生说:“我不明白,皇位有什么重要的。”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明亮,就像长生这个人一样,干净真实。

他忍住了想亲长生一口的冲动,说:“那是大周皇位,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你不会理解我们这些人,也不需要理解。”

唐三十六想了想,又问:“你为什么不在意这些。”

陈长生说:“因为有更重要的东西。”

“比如?”

“......生死。”

对寻常人来说的这个年纪,死亡离他们有百年之久,对修道者来说更是有数百年。

但对陈长生来说,死亡一直在他的眼前,在他的一念之间。

唐三十六听到生死两个字,不知为何,忽然觉得窗外的雨带来了一些不属于夏天的寒气。

他好像明白的什么,却不敢去细想。

沉默中长生想起了一件自己才知道还没有告诉唐三十六的事情,说:“我的师父是教宗的师兄。”

唐三十六想了会觉得很恼火。问:“你师父究竟想做什么。”

如果计道人不仅仅是计道人,还是前任国教院长,反对圣后的领袖人物,那么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单纯。

他应该很清楚,陈长生的身份来到圣都,处境艰难危险无比,却依然坚持让长生进京赶考,并没做任何交代。

陈长生沉默,他一直去避免思考这个问题。

从十岁以后,师父的眼里再也没有过他这个人,只有师兄才是他的徒弟。

唐三十六察觉到长生有些失落,开口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走?”

“我不知道。”

“你需要有人帮忙。”

“谁能帮我?”

“我。”

虽然对话并不让人开心,但是唐三十六对现在这个结果还是很开心的。京都的每一个人都有要谋划的利益,除了自己,还有谁能尽心尽力的帮助长生呢。

况且,被陈长生需要这件事就足够让他高兴的了。

“好啊,那你帮我。”陈长生笑着回道。

陈长生笑的很美,有别于平时稳重的面容,让唐三十六看的有些发呆。

陈长生又说:“谢谢你。”

按唐三十六和陈长生以往相处来说,他此时应该会回一句不用客气,但是他只是开口说了另一件事。

“我们唐家很会看人,苏离,王破还没有成名就被我爷爷看出会有大造化。”唐三十六看着长生认真的说,“所以我也很会看人,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你了。”

陈长生就像看起来的一样真实温暖,他很喜欢。

“喜欢?”陈长生重复。

“我想帮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我想保护你,我不想让你将来过得很苦。”唐三十六走上前,捧着长生的脸说,“我家有钱,很有钱。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唐三十六的话没有什么逻辑,反倒显出了他的诚意。他还很年轻,还是热血冲动的年纪。年少轻狂,决定了争到底,就不会让步。

这距离太近了,陈长生无法躲避只能看着他的脸。

唐三十六很帅,用星眉剑目这词形容他的长相,虽然老套却很贴切。他看向长生的眼神很亮很坚定,拿出的真心更是不容拒绝。

这一切应该说发生的是很突然的,但是长生却没有突然的感觉。

好像他早有准备,早有预感,一切就应该这么发生。

只是这一切发生了,长生的预感没有告诉他该怎么办,他突然想起自己和苏离前辈在雪原上发生过得还没有讲的部分,就想要张口和唐三十六说,却被阻止了。

“你和苏离发生了什么和我喜欢你没有冲突。”唐三十六笑眯眯的亲了一口长生,说:“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这件事情,这样我也不算被苏离拉的太远。”


评论(25)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