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6

嗯…………这段随便看看……唐三十六加苏离.........




夜深了,陈长生回到小楼,沐浴净身,然后借着夜空里的星辰海洋洗髓,试图通过石碑的虚影找到通过周园的道路。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是今天在周狱里收到的精神冲击太大,竟然很罕见的迟迟无法入定。

下一刻,一缕清冽的的气息飘了过来,他才明白之所以无法静心,是因为有人来了。

苏离从窗户翻了进来,还拿着那把黄纸伞。

“前辈,你怎么来了。”

苏离进来就左看右看,边看边回答道:“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到处走走。”

陈长生沉默了。这谎话真是张口就来,大周距离离山有千里之远,哪有人随便走走到这里。

苏离也不在意陈长生对自己的来意有什么看法,把黄纸伞塞他怀里,说:“伞给你。”然后就自然的躺到了陈长生的床上。

陈长生说:“前辈,你今天不会打算睡我的床吧。”

“是啊,又不是没睡过。难不成小别胜新婚?你还有点害羞?”

和喜欢的人睡觉是件多么正常的事情。苏离理直气壮,在星光的照映下,看不出半点脸红。

“不是...”陈长生有些无奈。

苏离拍了拍身边的空位,一脸正直的邀请道:“来吧,良宵苦短,别浪费了。”

“什么良宵!”陈长生被调戏的脸通红。“前辈正经一点。”

“媳妇脸红真可爱,不正经的事都做过了还这么爱害羞。”苏离暧昧的笑道。

陈长生气急,背过身去懒得看他。

“长生我好想你。”苏离不逗他了,看着他的背影,认真的说。

陈长生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有很想你。”

没有很想,只是随便想想。练剑时候随便想想,吃饭时候随便想想,在床上躺着还没睡着的时候随便想想。

对长生来说,不管他喜不喜欢苏离和唐三十六,苏离和他发生了关系,唐三十六说要和他在一起,这些他总是要好好想一想的。

只是他还不够聪明,想了很久,什么都没想出来,只是觉得周园的崩坏好像影响了整个世界,一切都从那里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就在这时,唐三十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长生,今晚夜色正好,我家里送来了今年新酿的杏花酒,快来尝尝。”

声音由远及近,话音还未落,唐三十六就已经来到了门外,伴随着门推开的声音闯了进来。

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就连夏夜里常有的虫鸣声也消失不见。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人之间的关系,另一种方面也可以算得上是仇人了。

一片寂静中,唐三十六先采取了动作,他自然的走到陈长生身边,揽住他的肩膀问道:“前辈来我们国教学院做什么。”

唐三十六的话充满了敌意,但是苏离好像没听出来,他还是懒懒的躺着,仿佛随意的回道:“没啥事,就是来找长生睡睡觉。”

“呵呵。”唐三十六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我竟然不知道长生和前辈这么熟,前辈来的时间不太对,不然我倒可以好好招待招待。”

“不用这么客气,我和长生的关系不需要这么客气。”苏离似笑非笑的回。

“前辈说的哪里话,长生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定让前辈宾至如归。”

“哦,没想到唐家小少爷还有管别人家事的闲心。”苏离说完,看了眼窗外,又说:“今夜可真是热闹。”

唐三十六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莫雨从国教学院里的夜林里飘出,直接飘到窗口,然后飘了进来。

在星光下,她美丽的仿佛不沾凡尘,只可惜房间里的三个人不是普通男子,没有一个人欣赏。

容貌对于陈长生来说只是红尘白骨,莫雨对他而言与其余女子来说并无不同。而唐三十六和苏离只注意到了她飘进来的动作。

从树林到陈长生的房间,整个过程,她都显得特别熟悉,仿佛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般。

莫雨还在窗外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房间里的氛围很诡异,只是没想到自己进来之后这气氛变得更诡异了一些。

但她毕竟是大周第一女官,在圣后面前都深受喜爱,很有察言观色的能力。

她站定之后就简单的向苏离进礼,然后直接开口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陈长生,听说你这里有一把越女剑?”

莫雨看着长生嫣然一笑,又说:“你说这事巧不巧,小时候,娘娘刚好教过我这套剑法。”

陈长生没有拒绝,却也没有马上答应,他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看着莫雨的眼睛问:“为什么?”

在大周,莫雨如果向谁要什么东西,无数人会心甘情愿的双手送上,还会觉得是极大的荣幸。

陈长生虽然现在身份地位也不一般,但如果能通过一把剑,把二人的关系变成友谊,怎么看都是好事。

这是顺水推舟,很轻松,也很自然,谁都不会拒绝。

道理是这个道理,唐三十六和苏离都明白,但看见长生这样做还是很愉悦。

他们喜欢陈长生,从喜欢的那一刻开始,陈长生的一切就与世间里的其他区分开来,另有一番不公平的道理。

患得患失,失去理智,这本是爱情应有的摸样。

莫雨怔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难得找人要件东西,竟然会得到这样的回复。

她当然不会回答陈长生的问题,冷笑一声,转身便消失在窗外的树林里。

陈长生看着夜色里的那道身影,有些不能理解。

他确定越女剑不在要归还的名单上,但那是自己的东西,你就算问我要,我问一句道理不行吗?说的更直接些,我的东西不想送你难道不行吗?

陈长生下山一年以来,还是不明白京都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在西宁镇,人简单事情也简单,不像这京都。

他也没有细想下去,房间里还有两个人,房间里的氛围,更是比莫雨的所作所为复杂百倍。

他转过身,看着屋内,说:“要不这酒一起喝了吧。”

陈长生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

只是这杏花酒,香醇浓厚,却万万没有分着喝的道理。要是放在刚刚,唐三十六和苏离少不得又要为这坛酒吵起来。

但经过刚刚长生和莫雨的对话,两人的心情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苏离手中有陈长生送的遮天,唐三十六更是管长生要了几十把剑。在他们的记忆里,长生都没有问为什么。

没有问为什么,可能是长生当时心情好,可能是长生忘记了,也可能是长生不在意那几把剑。

千千万万种想得出想不出的可能中,他们只愿相信一种,那就是自己在长生心里和其他人不一样。

千千万万种想得出想不出的不一样里,他们也只猜了一种,那就是长生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喜欢。

苏离大笑了几声,起身走到长生面前,结结实实在他嘴上啃了一口,道:“谢谢你的遮天剑,我很喜欢。不过这酒就不喝了,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下次再来找你。”

说完便推门走了出去。

“一把剑美成这样。”唐三十六冲到门口不屑的喊:“我拿了几十把剑和谁说了?”

然后又气鼓鼓的走回来,对长生说:“以后这俩人都要离远些。”

“啊?”

“苏离不怀好意!这个老狐狸抓到机会又得你给吃了。”

唐三十六又说:“莫雨心性薄凉,更要远着,她这种人,做生意都不能选。”

“好。”长生答应道。

长生答应的很快,显得特别乖巧,唐三十六心里痛快了许多,却也没有了月夜喝酒的兴致,胡乱的亲了长生一脸口水,满意的离开了


评论(8)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