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7(伪)

最近有点忙,评论和更新都可能顾不上。这段真的几乎是原文啊,根本改不了几个字,但是太萌了。所以算是伪更新。


原文:唐三十六自己出马,打败了十二个前来挑战的高手。


某天傍晚极热,陈长生和唐三十六在湖里游了几个来回,然后坐在大榕树的树枝上发呆。

远方的红日将落未落,将最后的热量洒在大地上。

陈长生漫无边际的想着,突然想到今天下午唐三十六接的挑战。

他看了眼唐三十六,确认没有受伤,问:“最后是什么情况?”

唐三十六衣衫微湿,鬓间还残着些水花。

他没有立刻回答陈长生的问题,沉默了会才说。“我砍断了他一只手。”

陈长生也沉默了会儿,说:“重了些。”

“总要对方付出些代价......不然有一次你出了差池,他们就敢砍断你的手。”

陈长生心善,但是唐三十六可不是这样的人,他从小见惯了阴谋诡计,对于这些人的想法最清楚不过。陈长生狠不了心做的事,他都可以帮忙完成。

陈长生看着唐三十六,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毕竟唐三十六除了大朝试对战,就根本没怎么见过血。

陈长生叹了口气,说:“我虽然不喜欢这些天的生活,你也不必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他自幼修道,修的是顺心意,求的是长生道,天生喜欢清静。

长生终不可求,这心意不顺也没那么必要,倒不如让唐三十六少操点心。

唐三十六转过头来,看到陈长生的表情有些心慌,就伸手拉扯他的脸说:“没什么可担心的,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为什么?”陈长生问。

唐三十六笑了起来,说:“你是还想听一遍我表白吗?”然后站了起来,看着湖面上被水纹打破的阳光,说:“因为我喜欢你。你是我的机缘。”

陈长生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这时的表情极其罕见的平静。

“进京都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我要去做什么,或者说,我将来想做的事早就已经注定了。”

“无论谁当皇帝谁做教宗,只要人类不被魔族奴役,我都会成为唐家的主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一辈子荣华富贵,位高权重。既然这些都已经注定,那我为什么还要努力。”

“天机老人说,我遇到了机缘,我知道,那是说我遇到了你。”

“你长得好看,人也很干净很认真。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想至少要配得上你。”

“等你将来成为世间最强大的那个人,人们提到我的时候,除了唐家家主的身份,还会提到我和你在一起,那我就觉得很痛快了。”

陈长生笑了笑,没有说话,阳光还是那么热,他却觉得自己的心都冷了下来。

他想,也许唐三十六的命也很糟糕,不然怎么会喜欢自己这样注定早死的人呢。

他叫陈长生,命里缺的也是长生,常人追求爱恨情仇,挡不住他眼前的生死。

他以前只是想一定要活下去,却很少去想,也没有体验过太多活着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

直到遇到了唐三十六,他才明白了些什么。

唐三十六回忆着自己和长生从认识到现在,又开口说道:“去年在客栈,我要去拿你的剑,你不让我拿,这事儿让我一直很不高兴......现在想来,当时刚和你认识,你谨慎一些是有道理的。”

天机阁的大掌柜确认了陈长生那把剑的价值,唐三十六自问,如果换成自己也会这样做。

陈长生怔了怔才想起来这件旧事,摇头说:“你也太记仇了些。”

唐三十六剑眉微调,说:“和你的每件事我都记得,仇可不止这一件,多的是呢。那什么苏离,什么苟寒食之类的人,我都记着呢。”

“那就慢慢试着忘了吧。”陈长生站起身,从榕树上跳了下来,随意的说,“以后不要记得那么清楚。”

唐三十六的人生还很长,记得模糊些,到时候会好过很多。


原文:重建国教,唐三十六大把撒钱,还买下最好的酒楼作为国教的食堂。天机老人对圣后说陈长生是皇族血脉。陈长生来到北方雪原天机阁处。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到这里…弱弱的说一声…

因为原脑洞是为了开车…可是后来发现我不会开,就改成了因为长生总是觉得自己要死所以拒绝所有人的故事…导致卡在了魔君这里…还没想好怎么办…等想好了再写。


评论(1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