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1

大概是个天书陵时期的唐三十六和陈长生一起穿越到平行世界的故事。很白,不要阴谋诡计。还是人人都爱陈长生。。。


陈长生睁开眼,发现自己浑身湿透,黑发散乱,衣衫尽破。

他记得自己明明正躺在床上休息,而不是半夜狼狈的站在御园里。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清亮的声音。

“秋山君欲与徐有容结为夫妻,可有人反对。”

陈长生来不及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问世间要问三次。

陈留王看着殿内的数百人,微笑又问道:“秋山君欲与徐有容结为夫妻,可有人反对。”

殿里的人脸上都挂满了笑容,毕竟是真龙和真凤的结合,又契合南北合流的大势。

便在这时,陈长生终于赶到了殿门口,说:“我反对。”

这件事不应该现在发生,陈长生的记忆里它已经成为了过去,即使他现在还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回到这个时候,也不妨碍他做出原来的决定。

他并不爱徐有容,但是这是他的婚约。

声音让整个未央宫都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下一刻安静就被打破,场间一片哗然。

徐世绩站了起来,脸色难看到几点,南方使团的众人盯着殿门处的少年,神色不明。

徐世绩脸色阴沉喝道:“哪来的东西敢在宫内喧哗,来人押出去!”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一个人站在了陈长生身前。

唐三十六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他睁开眼就坐在大殿上看着这群人虚与委蛇,对别人的婚约指手画脚。他本以为这是一场梦,就没有阻止,直到陈长生出现。

即使在梦里,唐三十六也不想看自己的兄弟被欺负。

于是,他站了出来。

陈留王看着殿门口的浑身狼狈陈长生,有些不忍,问:“这......是什么情况?”

陈长生开口道:“殿下问可有人反对秋山君与徐有容结为夫妻,所以我说,我反对。”

“你凭什么反对?”南方使团的一位长老喝道。

秋山君有真龙血脉,徐有容有真凤血脉,又属同门,青梅竹马,有无数理由应该在一起。

“因为我有婚约,以婚书为凭。”

“我信他。”唐三十六很给面子的立马开口。这件事的故事发展他都经历过了,陈长生确实和徐有容有婚约。

陈长生从袖子里取出那封婚书,交给内侍。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婚书之上,随之移动。

这封婚书,看上去和大周常见的婚书没有任何区别,却特殊在只能由两人一同毁约,见证人是教宗大人。

大殿内一片死寂,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南方使团的人脸色有些松动,徐世绩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从陈长生入京都那一天,他就做了无数努力,目的是阻止这封婚书出现在世人眼里,却没想到在订婚前一刻功亏一篑。

南方使团的人望向苟寒食。

发生了这么离奇的事情,苟寒食神情依然平静,他认真的打量着陈长生。

在他看来,这一切就像一场闹剧,天下之人为这场婚约费尽心力,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看婚约双方。

“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要订婚的不是父母,也不是写婚书的前人,而是订婚之人本身。便是你手里的婚书是真的,难道你就要嫁给大师兄?”

苟寒食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陈长生都不能说是自己听错了。

唐三十六也很平静,他平静的的转过头来,来回打量陈长生,试图找出他是个女的这个事实,失败之后开口说:“果然是我的梦,我的脑洞居然这么大。”

陈长生大脑一片空白,小声回道:“我怎么要嫁人了。”

苟寒食看着陈长生因为神思放空而显得有些呆萌的脸,觉得这个雨露客还是挺有趣的,声音就变得更温和了些。“如果你真的在意秋山君,就要尊重他的想法。而且你是雨露客,就算没有大师兄,也会有很多人争着娶你的。”

雨露客,承天君雨露繁衍后嗣。而徐有容只是个地君,这么看来陈长生即使没有真凤血脉,也是配得上秋山君的。

苟寒食说的每一个字陈长生都听得懂,合起来却成了一个他理解不了的意思。便更茫然了,向唐三十六方向挪动了几分。

唐三十六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他压低声音冲长生说:“雨露客是什么鬼?!长生我怎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俩是听不懂,但是殿里其他人都连连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殿里气氛已经好了很多,不管是秋山君和徐有容或者陈长生哪一位结合,都可以算促进南北合流,而对于秋山这个大家族来说,能繁衍嫡系的雨露客也远比真凤血脉强。脸色难看的就只有徐世绩一人了。

便在这时,殿外的夜空里传来两声清亮的鸣啸。

两只白鹤破夜而出。

陈长生心情有些复杂,他认识其中一只鹤,却不敢肯定这只鹤的主人是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

两只鹤来自南方,带来了两封信。

陈留王看着这两封信,神情变得有些精彩,然后应写信者的要求当众宣读。

新的内容很简单,徐有容言语很平静,只是说她并不知道父亲代她提亲这件事,和秋山君只是兄妹之情,而秋山君的那封信则表明他有婚约,不能接受家族的安排。

落落的眼睛里有星星在闪光,赞叹道:“果然不愧是徐有容,真帅。”然后看了一眼茫然的陈长生,又赶紧说:“秋山君也很帅,很适合师父。”

从陈留王当众宣读书信开始,陈长生就低头研究自己倒映在地板上的投影。

脸还是那张脸,只有有了几分稚嫩,怎么看也不是个能生孩子的女人。

陈长生沉迷于思海之中,直到一只白鹤伸颈与他碰了碰。

殿内其他人都是人精,看到这高傲的白鹤与陈长生如此亲近,就知道白鹤和陈长生一定是旧时,极为熟悉。那么白鹤的主人秋山君便也一定和陈长生常联系。

“青梅竹马,情比金坚?我看是自作多情吧。”唐三十六不明白怎么昨天还和自己一起光膀子游湖的好兄弟今天就成了能生孩子的稀有生物,也不妨碍他站出来替长生说话。

他隐约感觉着一切好像不是梦,因为实在是太真实太有逻辑了。

虽然这个逻辑是陈长生能生很多孩子。

徐世绩的脸色很难看,他盯着陈长生,眼睛里仿佛有火在燃烧。

不管婚书还是秋山君的承诺,只要这个少年死了,事情还会按他想象中那么发展。

他还没有动手,散席间的一处角落,就响起了一道声音。“南北联姻大势所趋,恭喜秋山君和陈长生。”

此话一出,殿内变得热闹了些,大周朝臣和南方使团忘记了尴尬,其乐融融的互相祝贺,仿佛陈长生和秋山君是天生一对。

苟寒食也对陈长生说:“祝你与秋山君百年好合。”

陈长生不知道说什么来解释自己是个男人,不能生孩子,就只说:“我没打算结婚。”

苟寒食看着陈长生现在的状态有些疑惑,不想结婚,为什么还如此狼狈的赶到未央宫,阻止这场大众所趋的婚约。

就像他对秋山君情根深种一样。

“这是我的婚约,至少解除前要问我的意见。”陈长生模糊的说,他记忆中的婚约是和徐有容,而现在的婚约却是和秋山君。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他只是想要尊重。

苟寒食有些惊讶,眼前的雨露客比他展现出来的温润外表坚强干净很多,很是吸引人。他温柔的笑着说:“如果你没有婚约,也许我会喜欢你。”

陈长生下山之后也算见了不少市面,但是被男人调戏还是第一次,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旁边的唐三十六更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说:“这什么人啊,赶紧走吧。”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苟寒食都要喜欢陈长生,还有什么不可能。

评论(40)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