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2

落落是天君的话。。很多阴谋就没了。所以!落落是天君。36现在还是个直男,他会后悔的。

给长生交代一下世界背景,以后就写一些傻白甜片段了。


陈长生没有想到,就算自己是离山大弟子的未婚妻,未央殿的这场比试还是发生了。

只是提议的人由苟寒食变成了离山的那位长老。

比试如记忆中那样结束,甚至因为一些原因,唐三十六和陈长生表现的更默契了些。

除了提议的小松山长老脸色阴毒,其他人喜气洋洋的互相恭贺。

毕竟陈长生年仅十四岁,见识就堪比苟寒食,秋山君的这个未婚妻并不在徐有容之下。

月夜之下,百草园的马车带着辘辘声驶向国教书院。

陈长生看着窗外的青石板路思考,想了很久都想不出为什么自己只是变了个婚约者,今夜所造成的结果就和记忆里截然不同,就开口问:“落落,为什么我是雨露客他们这么高兴。”

落落理所当然的说:“先生是雨露客,哪个家族不争着抢着娶你回去,那个秋山君才是捡了大便宜。”

“雨露客怎么了?”

这是个很没有常识性的问题,但是落落还是回答了。

“雨露客本来就稀有,而且秋山家真龙血脉强横,只有雨露客能繁衍龙血后代。再说先生这么厉害,想必也是特别能生的。”

落落毫不掩饰她顶级师父吹的属性,回答问题还不忘夸夸陈长生。

“噗!”正在吃葡萄的唐三十六被惊的大笑,不禁问道。“那我呢,我能生孩子吗。”

落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发什么神经,你不是天君吗。”

话说到这里,唐三十六和陈长生已经明白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个雨露客才可以生孩子的世界。

唐三十六觉得很有意思,他一直认为陈长生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没想到现在他真的连生孩子都会了。就笑嘻嘻的想凑到陈长生身边,打算好好取笑一番,却没想到被落落一把拽开。

“你凑这么近做什么,可别打我师父主意。”落落面色不善的警告唐三十六。

陈长生听了这话有些不自在,好像自己变成了个被人窥视的美女。就赶紧拉住唐三十六的手表明身份说:“没事,大家都是兄弟。”

“什么兄弟?”落落觉得师父的心太大了。“他是个天君,能让你生孩子的天君。”

落落的话把长生吓得浑身一颤,立马把唐三十六的手甩到了一边。

“干嘛呀!我看得上他吗?”唐三十六特别气愤,陈长生这家伙前些天还和自己搂搂抱抱称兄道弟,今天就这么对他。

落落没说话,冷哼一声。

在她看来,自己师父长得好看,还是稀有的雨露客,气息也很诱人,怎么会有天君看不上。

这唐三十六如此作为,估计是想侧面走兄弟路线实施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唐三十六更暴躁了,他猛地甩头盯着陈长生,试图找到自己不可能看上他的决定性证据。

灯下看美人。七夕佳节,夜深了,洛河上飘满了灯船,陈长生的侧脸在灯船的照耀下泛着明亮的色泽。

陈长生没有徐有容那样锋芒毕露的美貌,却也称得上好看精致,更有一种新雪春雨一样干净温和的气质。

唐三十六看来看去,找不到什么缺点,就哼哼唧唧的强调说:“反正我把陈长生当兄弟。”然后也不管落落的怒视,自顾自的和陈长生肩并肩靠在一起。

陈长生看着落落和唐三十六胡闹,笑了。

就算再经历一次这样的夜晚,他还是很高兴。

婚约不重要,尊重很重要。更重要的是站在他身边的唐三十六和落落。

他开口说:“我很高兴。”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你不要把自己当成普通的少年。”

“对啊。”落落难得的迎合道:“师父你可是稀有的雨露客。”

唐三十六有些无语。他要说的并不是这个,但是被落落这么一说发现原来自己原来要说的话也不对劲。

毕竟在这个世界,陈长生一点也不普通。

想到这里,他把手伸到陈长生面前,说:“拿出你和秋山君的婚书看看。”

那可是秋山君和陈长生的婚书!应该是情敌的两个人的婚书!

陈长生从衣衫中把婚书拿了出来,本想打开,被落落阻止。

“师父,这上面有你的生辰八字,给这个人看看外面便好。”

唐三十六习惯了落落防狼一样的眼神,没有理她,接过婚书抚摸着婚书表面,感慨万分:“秋山君啊秋山君,陈长生啊陈长生,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

唐三十六想象过各种秋山君和陈长生第一次接触的场景,却没想到现实比想象还要可怕。

他们居然要结婚生子。

落落不解的问:“师父嫁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很正常吗?”唐三十六一边继续抚摸婚书一边发出奇怪的笑声。“对象还是秋山君啊。”

唐三十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今夜永远铭记,就算以后回到自己的世界,也要拿这件事耻笑长生。

如果可以,唐三十六更希望把这个婚书裱起来,然后对着笑一辈子。

陈长生对他这副看好戏的样子有些无语,转过头去看车窗外由灯船组成的光路。

灯船组成了一道光带,在河面上蜿蜒向远方的夜色,映着满天星河很是漂亮。

“师父要去许愿吗?”

七夕佳节,人们大多都会将自己对爱情的愿望寄托在灯船。

落落的这句话让陈长生陷入了沉思。

他没见过也不喜欢徐有容,现在更是连婚约这唯一的联系也没有了,本就不会和她天长地久。

现在他的婚约者是秋山君。

还没等陈长生细想,就被唐三十六打乱了思绪。

唐三十六被落落启发了,发现事情还能更好玩,立马跳下了车厢。

“我要去写!就写陈长生和秋山君百年好合!”


评论(34)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