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3

不需要逻辑。。。所以天海胜雪我都没有放过。。。

我感觉啊。。。我搞笑不起来。。有哪位太太想拿走脑洞写吗?

不会坑的…没人接管我会尽力完成…


当天海胜雪像记忆里一样来砸门的时候,陈长生的内心十分激动。

在这个大家都把他当成稀有雨露客的世界,天海胜雪还坚持着他的原则,显得非常单纯不做作。

所以他盯着青年贵族,欣喜又拘谨的说道:“好你个大头鬼。”

陈长生很少说脏话,所以就算是再说一遍,他中间还是停顿了好几次。

按道理来说,对方有足够的时间打断他的话,但没有。

天海胜雪好似因为愤怒震惊到了几点,唇角竟带着一丝笑意,脸上仿佛与生俱来的冷漠贵意也少了几分。他看着陈长生赞叹道:“真是个了不起的雨露客。”

就算是雨露客,敢在大周京都的街上辱骂作为天海家新一代的领头人,也是很了不起的。

他昨夜刚从北方前线归来,得知天海牙儿残废的消息静静等了一夜,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国教学院。

唐三十六看到了天海胜雪的表情,走到了陈长生身边,压低声音说:“我看这发展好像不太对劲,你现在还没修炼,要是打起来你就跑到百草园找落落。”

陈长生摇了摇头,独自走出国教学院院门,打算承受天海家的怒火。

天海胜雪见他出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控制胯下的妖马上前几步,一把把陈长生拽到了马上搂在怀里,看着他的侧脸凑得极近说道:“长这么大我还第一次想当个纨绔。”

天海胜雪容颜俊俏,肤色极白,此时雨丝落在他的脸上,更显得他白得仿佛玉石一般,不知迷倒了多少地君雨露客。

可是现在坐在马上的陈长生不是个真正的雨露客,没有心思去体会这个天君的魅力,感受到贴在后背上的温热胸膛和喷在脸上的呼吸更是浑身僵硬。

他一直知道这个世界是疯的,只是没想到能疯到这种地步。

唐三十六看着这超出自己想象的事情发展已经很淡定了,并反省了一下自己担心陈长生生命安全的多余想法。

他没有理会贞操危在旦夕的好兄弟,看了看四周,企图发现有天机阁的画师在现场记录这一切。

虽是清晨时分,国教学院外的街巷已经来了很多人,天机阁的画师们也忙着在简单围成的看摊上,向大陆传递消息。

看着这热闹画面,唐三十六觉得这辈子都值了。

忽然间,一道身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出现在场间,转瞬掠过陈长生。

那人的身法肉眼根本无法看清,天海胜雪顾忌怀里的陈长生,不敢使用真气,只能任凭金玉律将陈长生带到国教学院内。

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落落的怒骂。

“唐三十六你有用没用?!连我师父都护不住,还让这个天君占了便宜!”

落落一边骂着一边跑到陈长生身边,看他身上衣物还算整齐,才满含敌意的瞪着天海胜雪,又说:“我师父可不是没人护的雨露客,谁也别想强抢。”

天海胜雪剑眉一挑,笑了。“落落殿下,也许你师父也中意我呢。”

这一切发展的很快,陈长生从国教学院外到天海胜雪怀里,再到被金玉律带回国教学院,也不过几瞬之间。

陈长生见到落落才回过神来。

在这个世界,唐三十六热衷于看热闹找乐子,昔日的敌人好友热衷于把自己当女人,只有落落还是和原来一样站在自己身边。

他仰头对坐在马上的天海胜雪说:“我有婚约。”

这个理由算不得理由,没有结婚之前,婚约都是可以解除的。

这个理由又是理由,因为他的婚约是和秋山家族的。

在南北合流的趋势下,大周毕竟还要给南人一些面子。

天海胜雪没有答话。

南北合流,也不一定要用陈长生去合。

便在这时,数量马车冒雨而至,很是急迫。

陈留王从最前方的马车里下来,甚至衣服前襟的纽扣都系错了一颗。他看着天海胜雪皱眉说道:“回去。”

陈留王与天海胜雪是一代人,但他毕竟是陈氏皇族里唯一能长期居住在皇宫的人,与圣后更为亲近。

“我还会再回来的。”

天海胜雪说完,就自行离开。

“欢迎再来啊!”唐三十六不等陈长生开口就冲天海胜雪的背影热情的呼喊,“有空就来,有空就来嘛~”



荀梅临死前把草屋留给了这些年轻人,仿佛这是他在人间最大的遗产,但实际上,这间草屋非常简陋寒酸,只有三个房间,灶房,正房和里屋。灶房不能住人,剩下两个房间非常狭小,住七个人真的有些拥挤,更不要说里面还夹着一个雨露客。

陈长生和唐三十六打算和折袖一起住在条件相对较好的里屋,却被离山剑宗的四人反对。

关飞白冷笑着对唐三十六说:“陈长生和大师兄有婚约,你一个天君还要和他凑在一个床上睡觉?”

唐三十六翻了个白眼。“我和长生才不是什么龌龊关系。”又拿胳膊怼了怼长生,说:“我们是兄弟。”

陈长生来了这个世界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就算一开始没什么雨露客和天君的意识,在落落日日夜夜的教导下也明白两者对彼此的吸引力。此时听了唐三十六的话更是有些犹豫,原想说的分开睡也吞了下去,怕伤了唐三十六的心。

“你?就怕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唐三十六气急了,掏出自家准备好的裘皮铺在床上,说:“长生睡这里行了吧!”

事情这样也算是解决了,毕竟床只有两张。

夜色渐深,唐三十六忽然爬了起来,把被子掀到了一旁,然后不停地扯着衣襟扇风。

“怎么了?”陈长生躺着问。

“有些热。”唐三十六有些烦躁的回道。

晚上还有几分凉气,唐三十六却感觉心里有团火,越扇越热。

陈长生笑了笑,没说什么。

唐三十六忽然转头看着他,很严肃的问:“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气。”

陈长生有些不解,问道:“什么?”

“有一股香气啊。”唐三十六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烦躁,大声说。

陈长生没有说话,嗅了嗅,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气味。刚想细问,就看到关飞白闯了进来。

“别闻了!你果然是个流氓。”关飞白一边把唐三十六往屋外拖一边气愤的说。

陈长生沉默了。

他想起了落落强调过,雨露客身上会有好闻的气息诱使天君发情。

而唐三十六闻到的,可能就是他散发的气息。

唐三十六也沉默了,一直以来看戏看的太高兴,他以为自己和那些发疯的旧时不一样,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被这个世界影响。重大打击之下就任由关飞白把他拖拽了出去。

苟寒食走了进来,把折袖也带了出去,对陈长生说:“早些睡吧。”

屋外由吵闹渐渐安静了下来,陈长生望着窗外满是繁星的夜空,第一次这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雨露客所带来的不同。


多年之后

唐三十六:咱们说好是公平竞争对吧。
秋山君:对。
唐三十六掏出了一个灯船。
唐三十六:那你写个唐三十六和陈长生百年好合,然后放河里去,我都写过了。
秋山君:……


评论(49)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