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4

因为是再来一次,36不用看那么多碑了,秋山也不要自己行动了,一起去周园。






前往周园的队伍直接去了汶水城的教殿。教殿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房间。

汶水城的主教热情的把陈长生和唐三十六请进了主殿,折袖也老实不客气的跟着。

简单清洗整理过后,还未来得及休息,便有教士来报,说有人前来拜访陈院长。

陈长生愣了愣,换了身干净衣衫,前去接待。

一名管事摸样的男人站在殿前,极为恭敬的对陈长生见礼。

见到这画面,汶水城当地的教士们很是吃惊。

汶水唐家向来倨傲,即便是天海家和秋山家也不怎么瞧得起,这位大管事平日连主教的面子都很少给,此时却表现的如此谦卑。

陈长生取出在京都就备好的药匣递了过去,说:“按道理我应该去拜访一下老太爷,只是此行时间急促,不便离开,还请管事代我向老太爷请安。”

那名管事接过小匣子,开口说道:“老太爷早就听说陈院长和我家少爷关系不一般,特意也备了一份薄礼。老太爷还说,希望陈院长有空能和少爷一起回家看看。”

说完,管事便也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匣子,双手奉上。

“让我看看老头给陈长生什么礼物。”唐三十六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在陈长生之前接过匣子,直接在大殿上打开。

只见匣子里是一个圆形的金属球,约拳头大小,表面光滑,确有一些如鳞片般的线条,将这个金属球分割成了三个部分。

折袖看到这个金属球,脸色微变,开口问道:“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此之前,折袖就有过怀疑,唐三十六一个天君,整天和陈长生搂搂抱抱称兄道弟,还为他一掷千金,现在连这种宝物都拱手送上,这不是真爱是什么。

陈长生有些不解,回答说:“我们是朋友啊。”

唐三十六也开口嘲讽说:“你真没见识,一个黄纸伞把你吓成这样。”

“你拿百器榜的神器送人还怪我没见识?”

折袖沉默的想了一会,又说:“不要说你们只是朋友,就算因为长生是院长你是学生,唐家也不会为了巴结拿出这把伞来。更何况,唐家只会收买人,不巴结人。”

房间里一片安静。

当世强者没有一个人不想要唐家生产的武器,更不要说这把黄纸伞是唐老太爷亲自花三十年时间制造成功。

连苏离这样的传世强者都因为没钱而不能带走它,现在却被轻易的送给了陈长生。

要说唐老爷子没有一份给孙媳妇见面礼的心思,折袖是不信的。

陈长生被这么一说也意识到了这份礼物的的意义。现在的自己是个雨露客,就算这是把神器,也不能轻易的把自己给卖了,就颤着声音对唐三十六说:“这礼物你拿回去吧。”

唐三十六从认识陈长生到现在,一直看的都是他冷静自持的样子,就连面对男人的调戏也只是脸色稍微变化,现在的这幅害怕的声音都发颤的样子倒让唐三十六心里有些痒。

于是他走到陈长生身边,一把揽住陈长生的肩膀,把金属球塞到他的怀里说:“怕啥,拿着!老太爷给你肯定有他的道理。”

唐家管事看着这一幕,不禁暗自佩服起自家老太爷的看人之术。

少爷虽然在信上不承认自己对陈院长的心思,还口口声声说只是朋友,但是这行为还是很诚实的。





来自京都的车队,抵达汉秋城的时候,已是傍晚,距离周园正式开启,只剩下一夜的时间。

唐三十六叼着根草,坐在树下看陈长生轻抚天马的羽翅。

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长生,好久不见。”

陈长生源着声音看去,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走了过来,暮色深沉,仍能看见他脸上洒脱的英气。

这个人是谁,陈长生的心里隐隐有了想法。他有些无措,转头去寻找唐三十六。

在陈长生心里算来,只有唐三十六和他是一个世界的人。

人类的好奇心与猫没有太大差别。安静的晚林外,无数双目光投了过来。

唐三十六自然是见过秋山君的,此时他笑容满面的站了起来,问:“秋山君是来看看自己媳妇的吗?”

秋山君收到了唐三十六散发出的善意,拱手作礼,回道:“虽然明天就一起进周园了,但是我还是想先来看看长生。”

剑出离山,剑者,锋芒毕露。秋山君想提前看看陈长生,索性就找来了。 

唐三十六傻笑着说:“你看你看,不介意我围观一下吧。”说完,就自己找了个好观赏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等好戏,一辈子能见识到几次。

秋山君摇了摇头,他以为陈长生一个雨露客单独和他会面难免会觉得有些羞赧,唐三十六在也许会让他好受一点。

事实上,一个不靠谱的朋友在旁边看热闹所带来的怒火也确实转移了陈长生的注意力。

秋山君想起青藤殿一事,认真的看着陈长生说,“我并不爱徐师妹。”

陈长生心里有些复杂,他知道秋山君是个君子,在有婚约情况下不会对别人有想法。

但是问题是他从来没有当自己是个雨露客,也从来不想和一个天君结婚。

就算秋山君完美无缺玉树临风,但是也是个男人。

陈长生不知道怎么拒绝这个婚约,思索之中余光扫到了正津津有味看热闹的唐三十六,心里有了想法。便开口说:“可是我喜欢上了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这个世界上唯一喜欢女人的天君,很安全很保险。

唐三十六被震到了,生怕自己卷进这项八卦之中,连忙挥舞双手冲人群大喊:“我和陈长生什么都没有!”

折袖在人群中凉凉的回道:“唐家刚刚送了陈长生一把名器。”

话音未落,树林外的人群一片哗然。

唐三十六声音更大了,才能压过人群的议论声。

“我祝秋山君和陈长生百年好合!!”

被唐三十六这句话一带,人群中也此起彼伏的响起了数道声音祝福秋山君和陈长生的婚约。

场面很混乱。虽然和秋山君一开始想的见面不太一样,但是他也很满意。

陈长生容貌精致,气质又像离山上的新雪一样干净温和,和苟师弟描述的一模一样。现在面带几分寒意,更是显得眉目精致。

而作为一个雨露客,独自面对青藤殿上众人的刁难,心里有几分怨气也是能理解的。

秋山君想到这里,也抬高了几分音量为唐三十六解围。

“谢谢大家的祝福。”

“不客气。”唐三十六松了口气,又开始胡说八道了起来。“人太多了,长生有些害羞,下次你们再好好谈谈。”

陈长生没有说话,面色有些缓和。

人确实太多了,在这么多人面前拒绝自己的婚约,会让秋山君很难堪。

虽然陈长生不爱秋山君,但也敬佩他是个君子,现在冷静下来便开口说:“我刚刚开个玩笑。”

秋山君微笑着表示不在意,说:“无妨,今夜是我来的不是时候。只是下次相见又不知是何时,我想与长生以白鹤传书,不知长生是否愿意。”

一个完美的雨露客是很好,但是相伴漫长修道岁月会太无趣了。陈长生这样,对秋山君来说倒是正好。

陈长生想了想,以书信方式回拒婚约也是个法子,就答应了。

唐三十六看得到回应的秋山君告辞离开,就马上走到陈长生身边开玩笑说:“这秋山君一表人才,反正咱们也回不去了,你就老实嫁了吧。”

“呵呵,回不去我就嫁给你。”陈长生看唐三十六这副喜气洋洋的样子也懒得理他,冷笑着回道。

如果真的回不去,他也要给唐三十六添堵。

说完,就起身上马车准备歇息。

“我可打不过秋山君。”唐三十六笑嘻嘻的说,也要跟着进去,却被陈长生一把推了下来。

“天君和雨露客授受不亲。你今夜自己找地方睡吧。”



多年之后。
唐三十六:陈长生你个大骗子,说好的嫁给我呢?
秋山君:唐三十六你个大骗子,说好的祝我和长生百年好合呢?
陈长生:唐三十六你个大骗子,说好的直男呢?

评论(31)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