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5

下次如果还卡这么久。。大家就可以考虑爬坑了。。总是想写不好玩的感情戏。。



长夜漫漫,冷雨凄凄,并不是睡觉的好时候。

唐三十六心里藏着几分看热闹的心思,就和秋山君聊起了修行。

每个修行者在漫长的修行路上都会遇到一些难解的问题,更别提陈长生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身体构造都与以前不同。听着听着,也向秋山君提出了一些问题。

寒雨越来越大,秋山君不知为何说话的声音很低很轻,长生不由的越凑越近。

等到两人并肩而坐陈长生还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唐三十六不会说,秋山君当然更不会说,只是微笑着看长生提问。

陈长生的问题很难,角度很刁钻,偶尔沉默思考间眉头微皱,在火光照映下好看的不像真人。

天才往往是孤单的,因为缺少能在精神世界平等交流的对象。秋山君无疑就是个天才,长生能轻松听懂他的意思,与他讨论平时无处可谈论的问题,怎能让他不开心。

这个婚约,真的让他很满意。

这场谈话进行的越来越愉悦,直到夜深,陈长生提出一个有些大逆不道的设想,这让秋山君思考了很长时间,他还没有想完,就感到肩头微沉,然后闻到了一道很淡很诱人的香气。

秋山君感觉有些燥热,沉默了会,几经犹豫,抬头对津津有味看着这一幕的唐三十六说:“我不推开不算不合礼数吧。”

“不算!”唐三十六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郑重的说:“你们是夫妻,这太正常了!”

秋山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想了想又问:“我想闻长生的香气也正常吗?”

“这是天君的本能嘛,上回我还闻得差点发情呢。”唐三十六不在意的摆手说。

雨露客的气息只有凑得极近时候才能闻到,唐三十六这番话信息量很大,秋山君摸不透他的想法,沉默了好久,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下去。就拢了拢被火烘得干燥温暖的草堆,和陈长生相拥而眠。




两断刀决的第一刀名为缘起,没有图形,没有文字,只有数道简单的线条演示真元运行路线和刀意,令人沉浸。

秋山君的修为比另两个人高一些,醒过神后下意识向陈长生看去。

只见唐三十六亲密的揽着陈长生的肩膀,俩人凑得极近,仿佛呼吸都会交缠在一起。

唐三十六也很快醒了过来,察觉到秋山君的目光,有些尴尬。

唐三十六心里把长生当做兄弟,除了找乐子的时间外,很少意识到他现在是个有婚约的雨露客,揽住他的动作做得很自然。

可是现在长生在外人看来就是个有婚约的雨露客。

一个天君和有婚约的雨露客搂搂抱抱,任谁看到,都会认为他正准备撬墙角。

秋山君大概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沉默的看着唐三十六眼神里极力表达的无辜,没有说话。

如果是真的无辜,为什么不松开他的雨露客的肩膀。

这第一刀看似简单实则玄妙无比,陈长生沉浸在这一刀带来的震撼中,没有察觉到陵墓里有些尴尬的气氛,推了推唐三十六说:“先背下来。”

两断刀决有一百零八刀,看似分离,实际上却是一个整体,必须把整套刀法都悟懂,才能理解整篇刀决。

说完,就走到第二幅图画面前在识海记录。

唐三十六正打算抬腿过去一起观看,却听到秋山君特意放轻的话音。

“婚约双方总是需要一些二人空间来巩固感情。”

“好好好。你跟长生去看。”唐三十六也不计较,走到了黑曜石棺左面最后一幅图画之前。

秋山君心里的异样消失,冲唐三十六感激的笑了笑,走到了长生身边。

黑曜石棺很大,唐三十六从左向右移动,秋山君和陈长生的顺序和他相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三十六的右臂碰到了陈长生的肩头,两人从刀决中清醒过来,发现已经相遇。

唐三十六觉得很好玩,就装作一副轻佻的纨绔样,说:“真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了。”

陈长生早就习惯了他的这副样子,俩人对视而笑,便转头继续看刀决。

只剩下秋山君深沉的盯着唐三十六,思考他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天书碑安静下来,周园的门开启了。

陈长生举着黄纸伞站起身来,转身望向两人说:“天要塌了,如果没人撑住,所有人都来不及离开。”

陵墓四周狂风乱舞,风暴夹杂着巨石肆虐,流火自天空坠落,周园即将毁灭。

秋山君没有问为什么,这么多天的相处他知道长生是个温柔的人,温柔到即使天塌了,他也会去顶住。

现在长生站在陵墓的最高处,整个周园最高的地方,手里持着万道残剑,顶住天这件事在长生心里就变成了他的责任。

“我说过,我会帮你。”

“我们有婚约,你也是我的责任。”

秋山君和唐三十六不想走,不管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三个人分担总比一个人好。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陈长生没有再劝。

万道剑从他腰侧的剑鞘喷涌而出,起于陵墓顶处,像一把巨伞顶住了天空。

天空的重量,即使分到三个人身上,也不是凡人能够支撑住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呼啸的风声慢慢变弱,雪花从高空飘落。

陈长生看了看四周,唐三十六和秋山君已经不见了踪影,远处的天空的阴影下隐隐有座城池。

一道脚步声响起,有人走到了有他身边,轻咦了声,说:“我捡到了一个雨露客。”





秋山君:唐家少爷好像是个心机屌。

唐三十六傻笑:真好玩!


评论(48)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