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天地雨露 6

全崩了。。。尼禄你要感谢有话好好说妹子…不然你只能在天机阁看见长生了。



陈长生再次醒来。

过度疲劳导致的后遗症使他即使不再昏迷,大脑也不是很清醒。

“醒了啊。”一道轻柔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

长生没有理他,只是呆呆的看着远处的雪原,发现自己离天空下的那片阴影越来越近。

他想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在移动,以一种被公主抱的姿势被动移动,便挣扎着想要下来。

那人把他抱得更紧了些,又开口说:“我不累,很快我们就到家了。”

陈长生抬头看去,抱着他的青年长得很俊美,隐隐透着非人的气息。察觉到他的目光之后低头单纯的冲他笑着,好像捡到了一个稀世珍宝。

“你要吃了我吗。”陈长生虚弱的问。

魔域雪原一望无际,这片土地之上除了军寨,只有一座城,传说中魔族居住的雪老城。

抱着他的这个男人也只有可能是魔族。

身体的极度疲劳让他很难受,难受到即使面临被魔族吃掉的结局他也没有多余的精神去害怕。

“吃掉?”青年更开心了。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多了很多光彩。“你是我的雨露客,我当然会好好吃你的。”

普通的吃法好像与雨露客这一身份毫不相干。陈长生沉默着想了想,小心的问道:“哪种吃法?”

“就是天君吃雨露客的吃法。”青年微微眯眼,脸上的笑容变得羞涩了些。“你这么香,一定很好吃。”

“你不能这么吃我,我有婚约了。”

不是作为食物吃掉,陈长生感觉好多了。这些日子见识多了各种男人的追求,他对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淡定的搬出自己的婚约。

“可是你是我的,是上天给我的。”

今天青年突然想出城走一走。

清晨的雪原很安静,天空中隐隐还能看见星光,阳光从稀薄的云层透到地面上,稀疏的雪花缓缓飘落,不像平日里磅礴的大雪,反倒带了几分来自南方的缱倦。

他走着走着,就在这么美的时候捡到了一个昏迷的雨露客。

这难道不是上天给的缘分吗?

“我不是上天给的。”陈长生认真的反驳,“我还得去找我的朋友。”

“你有我难道不够吗?”

雨露客认真反驳的样子让青年觉得很可爱。

因为可爱而喜欢,因为喜欢才显得可爱,又或者两者同时产生。

青年分不清这些不同,只觉得很开心,又有几分委屈。

说好的雨露客有了天君就会本本分分呢,为什么他的雨露客就想着往外跑。

魔族青年的思维好像有他自己定下的逻辑。陈长生不能理解,便试探道:“我是国教学院的院长,不能随随便便跟你走。”

青年停下了脚步,点头说:“确实。那咱们去找你们人族的什么圣人主婚。我叫尼禄,会是下一代魔君。”

会是。即使兄弟姐妹众多,尼禄也从来都没有对此产生过怀疑。

而怀里的雨露客也会是他的。

他看了看四周雪原,寻了个方向继续前进。

陈长生说不过他,指望着找到唐三十六之后用他的歪理摆脱这位年轻魔君,再加上身体劳累,就静静地窝在青年怀里看他前进。



尼禄没有直接前去人族军寨,而是先来到距雪老城西南六百里外的一处温泉。

陈长生一路上都没什么精神,就算睡着了脸上也带着几分疲惫。而这处温泉,对治疗各种伤势都很有效。

温泉很大,热气充斥着山岭之间,足够很多人一起泡。尼禄也没有理会原本就在温泉中的三个人影,找了个距离他们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唐三十六醒来发现自己在温泉之中,身边是神色焦虑的秋山君和离山小师叔苏离。

苏离见他醒来,半开玩笑半催促说:“快点泡,再找不到陈长生秋山君就生气了。”

唐三十六有些疑惑,他又仔细看了看温泉远处的两道人影,说:“那个不就是陈长生吗。”

温泉的热气很厚重,远处的身影模糊不清。但唐三十六入国教之后就和陈长生朝夕相处,再加上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特意对陈长生的观察,自认为绝对不会错认陈长生的身影。

秋山君和苏离听后立刻朝远处的人影游去,唐三十六虽然还不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也跟着游了上去。

他水性好,很快就到了陈长生身边。大大咧咧的伸出手准备把还在睡梦中的陈长生从陌生人的怀里往自己方向揽,笑着说:“谢了啊兄弟,这个是我朋友。”

唐三十六揽了半天也没把陈长生抱自己怀里,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魔族天君抱着不松手。就笑的更热络了些,说:“兄弟松松手,你一个天君老抱着个雨露客算什么事啊。”

“你也是天君。”尼禄没有理会,看起来冷漠又贵气。

“我和长生的关系,不计较这些。”唐三十六大气的说。

“他是我的。”尼禄固执的抱着陈长生。

唐三十六也不笑了,冷下脸看着这个魔族天君。

他是喜欢看陈长生的乐子,但这个乐子的前提只建立在不会真正伤害到陈长生的前提下。

而面前的这个魔族天君的所作所为,看起来会伤害到陈长生。

“长生是我的未婚雨露客。”秋山君到了之后说。

“很快就是我的了。”尼禄并不在意。

他是下一任魔君,如果指名要一个雨露客,人族会知道怎么做。

没有人说话,山岭之中只剩下狂风掠过的声音。

三个天君争一个雨露客的戏并不罕见,但是其中一个天君是离山大师兄,最稳重的秋山君。这场戏对苏离来说就很好看了。

他没有阻止这一切,默默的研究着处于争端中心的雨露客。

雨露客长得很精致,眉目温和,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修道之人五感敏觉。被盯得久了,陈长生慢慢醒了。

他睁开眼,就看见了站在他面前脸色严肃的唐三十六和秋山君,高兴的向尼禄介绍。

“这是我的同伴,唐三十六和秋山君。”

尼禄没有说话,唇角带上了几分笑意,恰到好处的冲淡了身上的贵气,显得有些羞涩。

陈长生又说:“我要和他们去南方。”

“一定要去吗?”

“一定。”

陈长生很认真。京都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国教的责任要背,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能像尼禄想的那样留在雪原。

“好吧,我会去找你。”

尼禄答应的很痛快,和他一路以来的坚持不同,让陈长生有些意外。

事实上,尼禄从见到苏离的第一面就意识到了他不可能把长生留在雪原。不过没有关系,只要计划顺利,通过人族正规的婚约流程也能迎娶他的雨露客。

“我会来娶你。”尼禄说完就走出温泉,向雪原深处走去。

“随时恭候。”秋山君回应。

唐三十六立马表明自己对秋山君的支持,对长生说:“什么人啊,流氓!还是秋山君比较好。”


评论(49)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