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1 ALL陈长生

耽美向,人人都要吃长生果。

暂定攻君苏离,唐三十六,秋山君,魔君,计道人(?),由原文引申。所以有些原文不会写出来,占的篇幅太多了,只写我想改的恋爱部分,中间越过的原文几句话介绍。

择天记电视剧播了,让我卖卖安利。


苏离看着陈长生消失的方向,嘲笑说道:“扮成这幅傲骨铮铮的摸样,给谁看呢?”

不知道为什么,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沉默下来,望向北方的天空,叹了口气。

苏离脱下湿漉破烂的衣衫,只剩了条亵裤,走进温泉缓缓坐下。

他靠在温泉边的白石上,伸手摘下石缝里的一朵茉莉花,轻轻嗅了嗅。

谁知道在这风雪连天的世界里,怎么会生出一朵鲜花来,就算有温泉,为何偏偏是茉莉花。

这茉莉花清香浓郁,却不是先前他偶尔闻到的那股香气。

他有些倦了,懒得去想这些问题,把黄纸伞搁到一旁,闭上了眼睛。


这段跨过原文。。直接上背。。


狂风呼啸而过,苏离趴在长生的背上,又隐隐的闻到那股香气。

这股香气很奇怪,按理说苏离已是入圣强者,做事随心顺意,却仍生出些贪婪渴望之感。

他默默地吞了吞口水,想寻找一下香气来源。

“前辈,你别乱动,痒。”

“你怎么这么怕痒啊,我喜欢乱动,还要向你说明?”

“好吧...”

香气变得浓了点,苏离很诡异的觉得这香气好像从陈长生的身上发出来的。

“你个大男的还熏香?”

苏离凑到长生的脖子旁边深深吸了几口,可能是呼吸间的气息打到了长生的脖子上,那块白玉般的皮肤染上了淡淡的粉色,显得很诱人。

“没有吧,前辈你闻错了。”

陈长生显得有些紧张,伸手把苏离的头往外边推了推。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前辈。”

“前辈请老实养伤。”

对话进行到这里就没有继续下去,周园的事情发生的都太突然诡异,再加上苏离前辈的这一番话,陈长生有了个恐怖的猜想。

师父对异香所下的禁制失效了。

陈长生对此毫无办法,只能默默的希望这香气不会太浓。


苏离和陈长生已经来到了四百里外的一片冰川里。

当然,他是在陈长生的身上。

香气浅淡若隐若现,但是苏离肯定是从陈长生身上传来的。

伤势比苏离想象中好的快,力气恢复了些,只是还无法使用真气。

力气有了,苏离便想在这冰天雪地之前找些趣事。就默默的盯着长生的侧脸,然后满意的看着皮肤变得粉红。

这小子长得还真好看,苏离想。

和徐有容也算是一对金童玉女,苏离又想。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想法让苏离心情变得有些糟糕。

“我很喜欢秋山君这个弟子。”苏离突然说,“大家都希望他能和徐有容在一起。”

“恩,我知道,我不会耽误别人的。”

耽误?苏离有些莫名的生气,明明这句话应该很符合自己的心意的。

“你也很好,没有耽误。”

“谢谢。”陈长生侧头看着苏离认真的说道。

世人都认为他配不上徐有容,虽然他也并不喜欢徐有容,但是苏离这份夸赞还是让他很开心。

“真蠢。”苏离避开他的视线,转头望着远方的雪原。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了一座人类城市。苏离掏出了两份通关文书,并没有暴漏自己身份。

军寨里唯一可以供平民居住的是一家车店,没有任何意外的是大通铺,但今夜只有他们两个人住。

车店老板很吝啬,自然不会把炕烧的很热,甚至连热水也没有。

可能是白天走了太远的路,在这种环境下,长生和苏离交谈一番后就很快的入睡了,留苏离一个人在被褥里很长时间都没有睡着。

被褥很久没有洗过,散发着酸臭的气息,苏离看着陈长身的睡颜,思考他的洁癖去哪里了。

漆黑寂静的晚上,人的嗅觉就会变得比白天更灵敏,就像夜来香这种花,只有在晚上才能嗅得到它的香气。

陈长生身上的异香,也趁着夜色一缕一缕的冲苏离飘去。在被褥的酸臭更显得更加诱人。

苏离翻来覆去,想要赶紧入睡,却有个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想了一会,起身躺到长生身边,把他抱了满怀。

我行事自然有我的道理,不需要理由。苏离满意的想,然后将长生抱的更紧了些。手下温热皮肤和之前想象的一样顺滑,让苏离忍不住摸了几把,就在香气中入睡了。




评论(2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