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尺

彻底咸鱼,少女心丧失,自暴自弃
只有饿得要死时候才会产粮=有太太产出就只等着吃
激进且CP洁癖超级严重
文只要分123,就容易坑
所以小天使们不要轻易关注。

【ALL陈长生】论周园事件的不可控性 5

其实我是想卖苏离、计道人、魔君和长生的安利…结果感觉你们都吃36...

下一段卡文了,所以有点短。。



关于唐三十六喜欢陈长生这件事,唐三十六不需要回应,陈长生现在也不知道回应什么,日子还像以前那样过。

第二天没有下雨,唐三十六准备出门去百花巷外买豆浆油条。

百花巷外早餐铺的老板手艺很好,豆浆鲜纯浓厚,油条又酥又脆,特别好吃。唐三十六以前就想买给长生尝尝,只是碍于身份关系。

现在一切都挑明了,这殷勤献的很有理由。

还没走到国教门口,就看见一个人站在院门外。

唐三十六看了他几眼,才想起他就是昨天堵门的周子衡。

“我要和陈长生说话。”

“你是什么地位,哪有资格和长生说话。”

周子衡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就在这时,国教学院的院门被从里面推开,轩辕破洪亮的声音响起:“就是买个豆浆油条,咋用了这么长时间,赶紧的,让陈长生瞧见了又要说咱们。”

轩辕破并不知道他喜欢长生,但是也不妨碍唐三十六内心产生了一种秀恩爱的冲动。

他大声喊道:“长生哪里会说我。”

轩辕破有些着急,挥着手说:“你喊这么大声做什么。豆浆无所谓,关键是油条......”

“油条好吃,但是是油炸的,对身体不好。”陈长生比他们想象中来的更快、

唐三十六听罢,特别高兴,用一种很怪的语调笑着大喊:“哦~你关心我啊~”

陈长生觉得整条街都能听见唐三十六在说什么,耳朵有些发红,转身看着轩辕破说,“把唐三十六拉回来,你去买点别的。”

唐三十六站在原地又大笑了一会,然后走到陈长生身侧,歪着头看着他的脸说:“你怕累着我啊~”

唐三十六太不着调,陈长生懒得理他,脸涨得通红,忍着羞赧准备继续说,忽然看到了周自衡,下意识里停了下来。


原文:路人甲不需要镜头。陈长生答应了周自衡的挑战。唐三十六买下了圣都四大赌坊之一的天香坊,用全部家当压长生赢。一直支持长生的主教死了,长生胜利之后去周狱和周通对峙,救出了折袖。


国教学院内,陈长生开始查看折袖的伤势。

他的手指搭在折袖的脉关上,静静地诊听。忽然间,车厢里响起嘭的一声闷响,他的手指被弹了起来。

唐三十六随着声音噌的跳了起来,抓住他的手查看道:“怎么回事?”

陈长生摇摇头表明自己没事,说:“心血来潮,他的老毛病。”说罢,就用金针和小刀开始处理折袖身上的伤口。

折袖的伤势很重,天色尽黑才处理完毕。

借着灯光的照耀,长生看着眼闭着眼睛,忍着疼痛的狼族少年叹了口气。折袖察觉到他的目光,开口说:“如果你觉得我太惨,加钱好了。”

“钱我给你,我家有的是钱。”唐三十六说。他知道钱虽然不能弥补折袖所受的伤痛,只是希望能让长生心里好受一些。

长生突然想起在周园里折袖说过想要一把剑,说:“我现在有很多剑。”

周园剑池里的万把剑都在他的剑鞘之中,还存在传承的剑他都会一一归还。但是时间过去的实在是太久了,还有七千多把剑无法找到曾经的宗派师门。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不断响起,不过片刻,房间的空地上就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剑。

唐三十六看着那堆剑,眼睛变得异常明亮,他想到一个很有趣的可能。

“长生,给我一些剑吧。”

唐家不是普通家庭,唐三十六身边的汶水剑毫不逊色于坚持名剑,按理说他应该对这些剑毫无兴趣才对。

“你挑吧,不过你要这些剑做什么?”

“藏起来啊。”唐三十六眉飞色舞的说,“藏在国教学院里的每一个角落,湖边的石头,树洞,湖底,榕树上的鸟窝也可以藏。等国教学院以后的学生,每隔几十年就会在角落发现一把绝世名剑,那画面......”

唐三十六越说越兴奋,陈长生则是越听越无奈。道:“做这些做什么?”

“这样几千年后人们每找到一把剑,就会想起是我和你一起藏的啊。”

这片大陆出过多少强者,周独夫,陈玄霸,太祖皇帝,人们只记得他们做过多少伟业,实力多么强横,却没人记得他们当初的爱恨情仇。就连现如今的大周圣后,人们谈论起来也只会说她是多么残暴,不会谈论她和太宗皇帝的感情。

唐三十六不想这样,他知道自己会成为强者,只是想要些和其他强者不一样的故事。

“我喜欢你,我想要天下所有人知道,想要过了千年,也有人记得唐三十六喜欢陈长生。”

唐三十六说的很认真,陈长生知道,他的喜欢也很认真,被他喜欢真的是件很好的事情。

可是世界上很多事情不会因为认真就发生改变,陈长生最能明白这个道理。他认真的活着,认真的努力,认真的计算每天的吃食,可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该死的还是要死,没有的就是没有,天道早就写好了他的命运。

接受这份喜欢,然后很快死去,对唐三十六太不公平了。

陈长生想了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在这时,折袖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有些虚弱。

“不是说让我挑剑吗?怎么感觉你们说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

气氛有些尴尬,陈长生这才想起折袖还在这个房间,脸涨得通红。唐三十六又感慨道:“存在感这种东西,还真的很神奇。而且我这告白呢...”

陈长生更不好意思了,赶紧阻止唐三十六继续发挥,小心翼翼的问:“你想要哪把剑?”


原文:折袖挑了把魔剑。

评论(15)

热度(138)